1. 凤凌九州:王妃独步天下

    鹿鹿微萌

    仙侠奇缘连载中108.51万 她是凤家数百年来最惊艳的女儿,被亲妹妹与太子联手算计,毁了容貌,丢了身份,没了亲人,沦落成偏远地区的疯傻庶女。当21世幻武盟小姐穿越重生,一切重新开始。 毁了容貌?没事,她有着惊天的医毒调养之术,可以美丽一批人。 丢了身份?她凭着一身本领,从微末的底层一步步走向曾经的巅峰。 没了亲人?只要血脉尚在,她便能于风雨之中力挽狂澜。算计她的,终将被算计,从她身上得到利益的,她会连本带息地讨要回来。 只是桃花太多怎么办? 他追追追,她逃逃逃,最后还是被疾风暴雨般堵到榻上。 “听说,你和我有仇?” 她怒:“血海深仇!” 他讨好一笑:“你以身相许,我帮你报仇。” 雪山小小鹿旧文: 《天才庶女,王爷我不嫁》 《天才狂妃,废物三小姐
  2. 嫡女连城·傲世千秋

    梁清墨

    仙侠奇缘连载中139.6万 “连城家嫡女若有掌带四枚朱砂红痣者,必定命中掌控天地四方!” 十五年前一个预言让连城家嫡女身价连城,可是十五年后…… “连城家嫡子?那是个整天病歪歪却欺男霸女无恶不作、空有皮囊的纨绔!” 当嫡女变成了嫡子…… “灵力?那是什么鬼东西?要不让本公子的阿离也学学?” 女煞神穿越异世,蜗居十年,老大不小的人还被老爹丢进古代学府混文凭,入学灵力测试五行皆无,纨绔嫡子彻底成了众人眼中的废物,受尽白眼嘲讽。 可是夜深人静的某个角落里,一只素白玉手上金、木、水、火、土五行齐现。 “连城千秋,你的幻兽呢?” “他”甩出一条扭成S型的蚯蚓,鼻孔朝天得意洋洋,众人捧腹捶地。 可是第二天,御龙府里却是流言四起,“听说昨晚忽然出现一只神兽带着一群幻兽打群架!” 惊世高手的神秘现身将天下搅成了一潭浑水,而“他”冷眼旁观,转身病怏怏地歪进了随行美男的怀里,吊儿郎当的目光中幽沉着不屑与轻嘲。 大爷不发威,你们真当爷是蚂蚁臭虫?强者为尊吗?那爷就让你们的惨败告诉你们,其实…… 大爷是惊天地泣鬼神的终极大土豪! 都说“他”心狠手辣,却是谁一身军魂御龙九重,背负了苍生安宁? 都说“他”面目万千,又有谁怜惜那素袍底下藏红妆,不惜以命赌情深却落得满身千疮百孔的脆弱? 【我曾用幸福当筹码,赌这天下爱情的真假,当尘埃落定,风雪刻碑,你们可愿来我坟前告诉我,我究竟是输还是赢?】 ……………………………………………………………… 读者群:清墨竹园232886807,敲门砖:清墨所有小说中任何一个主角的名字,非读者勿入,谢谢
  3. 铁雪云烟

    庞钠文

    仙侠奇缘连载中223.85万 首届全球华语新锐小说大赛终极决赛入围作品*她在景隐国的雪地中救他,已是她和他的第三世相逢。为拯救浩劫,二人穿越至前两世。第一世,她人生前七年生活在蓝甲部族。七岁时她被带回铁仓部族,被别人看成没出息的挂名少族长。她目睹过铁仓人对蓝甲人的残暴欺压与杀戮,却听父亲说母亲是被蓝甲人害死的。同年她认识了八岁的他。长大后她练成神功,在妖入侵之际带兵作战屡立奇功,然而在一些人眼里她却是恶魔。后来,他为何决定用自己的命去换她的命?从第二世穿越回第三世后,拯救大计遭大变故,终于看到的活路会不会正是绝路?一生光阴,三世悲欢,一座铁雪塔成了永恒见证。*第一世的故事开始于“(一百八十二)穿越”*本文开始写于2009年
  4. 倾城侠女斩妖除魔记

    冰雪不懂情

    仙侠奇缘连载中39.79万 每天更新4K,写的是神魔相斗,正道对抗邪魔的故事,书主要写的是刀剑箭,喜欢朋友可以点一下收藏。倾城侠女是言情和武打结合的小说。 远古时代,妖魔横行,且看一代倾国倾城美女,怎么灭妖除魔吧。喜欢看仙魔小说,修仙小说可以关注一下。大家如果喜欢本小说的话,投一下推荐票,或者收藏一下。
  5. 帝君独宠:至尊医仙

    夜如故

    仙侠奇缘连载中17.63万 她是北灵大陆穆家嫡女,魂飞魄散,扭转乾坤;她是现代中医师,意外身死,穿越而来。 当她的灵魂入体时,阴险三叔,莲花堂妹,冷血皇子……一一虐之! 医仙强势崛起,彼时桃花朵朵开,美男勾手来。 帝君冷漠:来一朵掐一朵,来一对掐一双! 不怕死的问曰:若是桃花成片来? 帝君怒答:一把火烧了!
  6. 绝世狂妃,逆天二小姐

    点灯的猫

    仙侠奇缘连载中15.86万 世人骗我,谤我,欺我,害我,何以处之?蓝云翎笑答:你便轻她,贱她,辱她,蔑她,看准时机弄死她! * 21世纪的金牌卧底蓝云翎穿越到了龙苍大陆璇玑国蓝王府的灵力天生为零废材嫡女身上。 灵力为零?笑话,拥有整个龙苍大陆已经绝迹的空间元素是怎么回事? 天赋极低?本小姐我不但身怀空间元素,还是百年一遇的水木双修的天才! 没有灵兽?那只屁颠屁颠跟在她后面的女娲石孕育出来的千年得一只的小金鼠是怎么回事? 说我嚣张?说我狂妄?本小姐就爱这个调调,你能耐我何? 悬渊十三界,那就且看她如何登上九州之巅,睥睨这十三界朗朗乾坤!
  7. 醋坛上仙,别乱来

    诗城公子

    仙侠奇缘连载中5万 天生神族竟还没有刚刚飞升的小仙娥品阶高?做了几千年的洗衣女工,还莫名其妙的被砍去了胳膊?第一次到天庭为奴,却被皇妃暴虐?估计她是史上最惨的神仙了吧! “你去魔界,我要你用美人计闹的魔界大乱!” “我求你,你去人界帮我救救她!” “只要你愿意,皇后是你的,天下也是你的。” “哪怕没了真元,我也会护你周全!” “他若伤你,我便放空地狱,闹得他天翻地覆……” “走,我带你过自在逍遥的日子去,好不好?”一生卑贱,被肆意摧残的少女,踏破六界,只为他一人而战!
  8. 拒生蛋,我的妖孽蛇相公

    依馨

    仙侠奇缘连载中35.78万 她只不过是怀旧看了个白蛇传奇,骂了句法海老秃驴! 就电光一闪,穿到了蟒苍大陆!成为了赤蛇国的七公主! 堂堂一个国家穷得吃素她忍了,可挪了挪尾巴……唐果儿直接晕倒。 “看什么看,没看过美女带尾巴!” “公主,蟒苍大陆人人都有尾巴……” 好吧,唐果儿泪流认命! 可谁来告诉她,蛇界居然也分三六九等? 天下四国鼎立,紫蛇国、白蛇国、青蛇国、黑蛇国,唯独赤蛇国为下等贱民,被人看不起? 只因,都是混交而生,血统不纯?! 唐果儿大声一吼:纯不纯不重要,自强不息才是硬道理! “女儿,你说得极对!” “姐姐,说的真是好” “公主,你说得正是!” 话没落音,一群疯疯癫癫的家人将她推出国门,明其名曰——救国! 传闻说,赤贯金星降世,天下风云四起! 得金星者,可开启蟒苍大陆远古神力! 什么?金星是颗蛋? 什么?还要她前往四国寻找金蛋? 可谁来告诉她,她半路捡到一个黑蛋,居然莫名就成了赤贯金蛋了? 更无语的是,这劳子什么黑蛋半路上居然隔着蛋壳叫她一声‘娘亲’! 于是,在黑蛋孵出之前,她就成了‘头号目标’前有狼,后有虎。 艾玛,江湖危险算了,莫名得了个儿子也算了。 可可可……眼前这几个绝色美男黏着她不放又是什么意思? 还嫌她的生活不够乱是不是? ---------- 依依的新文《总裁大人请消停》http://novel.hongxiu.com/a/1376537/
  9. 十里红莲仙上仙

    花姽婳

    仙侠奇缘连载中64.15万 《传说之十里红莲仙上仙》 鸿蒙未辟,宇宙洪荒。亿万斯年,四极不张。辕诡开天,浊沉清扬。日月经天,星宿列张。烟娆造物,日月重光。敝曦授德,积厚流光。神话故事,历久天长。 ———— 《玉历宝钞》曌帝纪始。 “神女龙姒裹,违天逆命,致阴阳易位,涂炭生灵,山冢崒崩,百川沸腾,入神共怒乃自取灭亡!天意已定,今诸天梵众恭行天罚,慰藉苍生!” “穹苍正道,太和万物,亦无英魂与烈魄,不过我龙姒裹帐上一枯骨!” 言而归空。 这一刻,我的脸是热的,心是冷的,你在看我,我却在注视着这个世界。 苍鹰北往,鸿雁南归,星辰可仰,海晏河清。 你不想走进我的世界,就像你不愿意相信自己的眼睛一样。 风霜雨雪中望尽苍穹,如果参透了沧海桑田,谁还会在刀光剑影中等待。 即便遍体鳞伤也永远相信时间,它教会我在绝望中坚强,在坚强中百炼成钢。 我的爱是红的,我的秘密是黑的,只为你身后的峥嵘,即便粉身碎骨,我亦不愿融入平庸,隔岸观火! “可什么,才是这个世间真正的光明与磊落?!” 我在结局就像烟雨过客,无处言伤,无人可梦。 一卷佛禅,半纸枯荣,魂兮归去,愿我去时之路,十里红莲来贺。 ———— 光阴峨峨,远古的洪荒中似有后人咏一曲相送: 天地悠悠,万物化淳, 意有所至,爱有所亡。 知我罪我,惟其春秋...... ———— 一曲宏大的上古神话,一段悲壮的神恩救世,一幕恩怨大义的倾世抉择。 恢弘上演。
  10. 仙路漫漫

    不芷陌

    仙侠奇缘连载中73.48万 一觉睡醒,楚清浅穿越了。 这年头穿越不稀奇,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穿到宫斗文里她能文定天下武斗妃嫔。 穿到宅斗文里她能诗词歌赋样样精绝。 穿到种田文里她能入得厅堂下得厨房。 可偏偏,好死不死的掉进了女配修仙文。 女配逆袭成功 女配抢夺机缘 女配问鼎大道 女配一统天下 ——但谁能告诉她,她为什么偏偏是那个悲剧的女主! 被女配逆袭 被女配欺辱 被女配抢劫 被女配杀灭 楚清浅无语望苍天 本想远离女配安静修仙 可是—— 树欲静而风不止 我欲走而她不让啊! ※ 情感版: 楚清浅曾以为,她对他来说是最不同的存在。 他冷心冷情,却对她一再包容,万般宠溺。 那一年,她身受重创,命悬一线。 他奔波万里,身陷绝地,只为寻一颗救她性命的草药。 那一年,她遭人陷害,身陷囹圄。 他大开杀戒,化身修罗,只为换一句证她清白的话语。 珈蓝山上,他为她掀起腥风血雨,与天下为敌。 苍湮湖边,他为她削肉剜骨,毁天灭地也要护她周全。 她曾问: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他不予回答,淡淡一笑,天地倾城。 他对她太好,以至于她忘记了,他爱的人从不是她。 她没有想过,这个曾为了她与全世界对抗的男子有一日会将另一个女子护在身后,对抗她。 他对她说:浅浅,只要我活着就决不允许任何人伤她一分,包括你。 她笑了,仿佛听见全世界崩塌的声音,转身离开。 而他重新与孤独为伴,看尽花开花落,空对流年,静候她归。
yzc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