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水墨莲华

    古代言情连载中46.88万 她是相府千金,一朝应召选秀入宫,却最终沦为皇上用来制衡朝廷和父亲权力的政治棋子。 深深宫苑,在那奢华的背后,究竟藏下过少明争暗斗,又藏有多少真情真意? 歌台暖响,春光融融,谁解舞殿冷袖凄凄? 江山飘絮,身世浮沉,一段从相府千金到倾城艳后的跌宕岁月,一曲历经三朝悸恸山河的绝爱悲歌。 当她登上九重高台,俯仰天地之时,她的那些心事,可曾有人知晓? 想是那一年盛夏,独泛轻舟,又见清水涟漪,水气氤氲。藕花深处,空折花枝,莲香盈袖,晰听流水脉脉。 如水月色,似水流年,犹折空枝待君归。且问,君可归? 如果可以,我多想忘记那些江山和刀戈,只愿有你长吟在侧,共同写绎那一篇倾世华章。 * 是谁的爱,缠绵缱绻,最后却成了猜忌与伤害,苍凉了心。 是谁的恨,颠覆了如画江山,泯灭了所有,到头来才发觉一切本是空。 当最初的美好碎裂成殇,他们还能否拾起从前,携手共画? 执一方螺子黛,为你细描柳烟眉,庭下积香如雨,飞花翩落无声。 此生,足矣。 * 慢热文,坑品保证,可养。 * 水墨的小中篇《双生·棠梨雪下的秘密(完结)》http://novel.hongxiu.com/a/1412185/欢迎阅读! 好友Mu汐月的文文《你好,我的多面男神》http://novel.hongxiu.com/a/1440977/新人支持一下!
  2. 冥王绝宠:逆天废材九小姐

    坞井然

    古代言情连载中39.51万 片段一: 她是古武世家掌舵人,医毒双绝,天赋异禀,一朝穿越成废柴萝莉,受尽白眼和欺凌。 走投无路,投奔温柔谦恭某帝,殊不知那货竟是个超级大腹黑。 片段二: “出来。” “不要。” “不要让我重复一遍。” 小声嘀咕:“我才不会那么笨,出去是会被欺负的。” “只要你出来,我保证,只欺,不负。” 片段三: “爹爹,你什么时候能在娘亲面前重振我们男性威严?” “乖!在你娘亲面前,我们不需要男性威严。” “可外面那些小孩说爹爹是妻管严,不及他们爹爹有男子气概!” “哦!这样啊!” 次日,某宝兴冲冲跑来:“爹爹,快来,外头好多跪搓衣板的大叔……” “嗯!”淡定。 可疑,“爹爹这事不会是你干的吧?” “就是我干的!” 凌乱:“......”
  3. 妖医坏坏,傲娇邪王吃不消!

    笑倾一世

    古代言情连载中38.23万 她,冷静腹黑又狡猾,却是修灵废材; 他,傲娇霸道又温柔,却是克妻邪王; 邪王配废材?绝配 她是废材?没有灵根?没有神兽?还是一个丑到爆炸的弃妃? 这日子还能活么? 好在她有傲娇煮夫一枚,不仅修为奇高,还外香里嫩,适合吃宵夜; 没有灵根,她可以半夜爬墙去偷他洗澡水,洗着洗着神脉就出来了; 没有神兽?那就炸了他的地牢! 把他宝贝灵宠抢过来! 丑女?美男夜夜床上等,要颜作甚?直接压倒!。 经典语录--- “咦,夫君,都这么晚了,你在这里数星星么?” “如此猥琐地盯着本王,想上我?!” “我,我只是想替你把脉!” “摸着掌心把脉?” “王爷有所不知,我爷爷说了,半夜搂着异性睡,大补灵气呀,我是在帮王爷!” 嗷地一声,某男已经被扑到!
  4. 穿越,神医小王妃

    雪色水晶

    古代言情已完结34.85万 ◇◇大婚前一月她莫名被设计,匆匆把对方迷昏,留下一锭银子就逃之夭夭。 ☆ 她是尚书府刚刚寻回的大小姐白千幻,亦是现代的天才鬼手神医,只想过点清净的日子,没事研究点药草,偏偏有些人不想让她如意。 继母贪图她御赐的嫁妆,买通杀手暗杀她。 继妹嫉妒她的美貌,屡次试图毁她容貌。 未婚夫嫌弃她是庶出,大婚之日当众退婚。 她摸摸下巴,笑容格外灿烂,最近正好缺几只试毒的白老鼠。 眼看日子可以清净了。 莫名被设计,逃之夭夭后,第二天上午,满京城贴满了通缉令,寻找心口有心形胎记的女人。 白千幻怎么也没想到,对方竟然是京城一煞——项亲王府的纨绔世子爷项元奂。 听说这位世子爷行为乖张、无恶不作,且特别小心眼、爱记仇。 当项元奂捏着她的手腕危险的笑:“爷我终于找到你了。” 白千幻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心想:最近新研究的穿肠剧毒可以试验了。 ☆ 项元奂虽不在朝中,但他却能轻易颠覆朝廷。 一次手术让白千幻闻名天下,同时招来无数非议。 当朝太子身患顽疾,她被召入宫,手术成功,太子却因阴谋命丧黄泉,皇上震怒赐她凌迟处死,他血染皇宫将她接回。 他昭告天下:“谁碰我的女人,我就诛谁全家!” ☆ 一个现代鬼手神医,一个纨绔废物王爷,腹黑斗腹黑,斗的是谁更技高一筹。 水晶新浪微博名:雪色水晶-HX,欢迎来互粉调戏…… ↓↓↓↓下面有“加入书架”的字样,点击收藏本书,以后可以直接在红袖藏书架看到最新更新提示。
  5. 薄媚·恋香衾〖全本已出版〗

    寂月皎皎

    古代言情已完结45.61万 她曾依在他的怀里嗔怪,他不是好人。 他轻笑。 好人能登得上九五至尊的宝座? 好人能守得住权斗漩涡里他和她的幸福? 天下虽大,人的心更大。 再大的天下,填不满一颗人心。 所幸他有她,她有他。 他们信守誓诺,一切完满。 可午夜梦回,蓦然惊起,伊人却手持利剑,破开千军万马,刺心而来…… ◆◆爱情,有千百种模样,而有种爱情叫情深缘浅?
  6. 最强王妃,暴王请臣服

    折音

    古代言情已完结34.74万 古武特工意外死亡,一朝异世重生。 睁眼是燎原烈火,满门歼灭,独剩她这个残废郡主面对两拔兵团。烈火中,他霸气劫掠她的人,带回府中——囚禁。 世人所知,她扶卿容就是个没了双腿的残废,其父通敌叛国,满门被灭,独她苟且偷生,被有“嗜杀魔鬼”之称的宴王囚禁在王府中,终日没了自由。 但世人却不知,宴王府中的扶卿容却是另一番情景。 * 双腿被折,终日躲在侯府中哭哭啼啼又软弱的容郡主突然换了个人,惊世风华,这哪还是那个软弱容郡主! 残废?哼,她扶卿容不过覆手间,天下都要为她颤上一颤。 * 他霸道,脾气臭,杀人如麻,满身坏缺点的倾权王爷。他的身份,地位,做为,无不让人忌惮,颤栗。负有“嗜杀魔鬼”的他,无不让世间女子为他倾心,可唯独在这个“残废”身上,他却狠栽了跟头,没了翻身的机会。 * 惊天身世,折腿郡主站于人前,素手倾覆,逐鹿天下! 携手相待,双双立于千军万马当前,从此夫妻共进退!
  7. 一眸一世,腹黑太子神秘妃

    幽碧潭

    古代言情已完结48.79万 他是赫赫有名的纨绔子弟,霍府的二少爷。   她也是极负盛名的神秘女子,逍遥庄的庄主。   她是他,一袭蓝衣俊俏郎,一袭白衣碧玉花。   他是南域高冷俊逸腹黑的太子。   他是幽冥宫神秘诡异的鬼修罗。   他是他,一袭黑衣放荡不羁,一袭紫衣高贵冷艳。   上天垂帘,他遇到了她,一眸则便是一世。   亲亲小剧场:   第一次相见,她是逍遥云,他是鬼修罗。她对他说:“鬼修罗,我这庄和你那地儿可是近日无怨,往日无情,这三更半夜你不睡觉,来我这闲逛个啥?”   第二次相见,她是霍若晨,他是赫连卿。她伏低歉意:“在下病气缠身多年,恐有伤太子贵体。”   再次相遇,她是上宫云,她豪言壮语:她要了赫连卿,5日内必办了他。   风云再起,她真正到底是谁?
  8. 寒月夜,妖孽欲成双

    胖虎22爷

    古代言情连载中37.61万 一个关于爱与背叛的故事,一双妖孽惊天动地的相爱相杀。他一字一顿威胁道:“你敢?”她置若罔闻。暴怒之下他额上青筋隐现,从未有过的挫败感油然而生,咬牙切齿道:“你会后悔,任你上天入地,我定要你生死不能。”她蹲着身子,抱着膝盖,在他耳畔呵气如兰道:“我的生死,只在自己手中。”他无奈地闭上眼睛,任由心里忿恨挫骨扬灰般地爆裂开来。这般相遇,出乎他意料。多年之后,他想起那日邂逅,竟是一语成谶。他终于相信,爱恨痴缠,皆为宿命,百转千回,不死不休。
  9. 天下聘,暴君的温柔

    肖若水

    古代言情已完结39.27万 初相遇,是群莺乱飞的春,满树繁花竟抵不过男子的半分华彩。他说“以天下为聘,我会迎娶你做天下最尊贵的女子。” 她笑“我要这天下做什么,我想要的只是你。” 再相遇,他是高高在上的太子殿下,而她是阶下囚,他居高临下的看着血泊中的她。 那时,她方知,他早已有心爱的女人。 后来,命运弄人,一道圣旨,她嫁与他为妻,陪他出生入死,换来的却是三尺白绫、满门抄斩和腹中未足月胎儿化成血水…… 千帆过尽,心若死灰,她决绝转身的刹那,他却将她反锁入怀,三千宠爱集于一身。是真心?还是另一场阴谋的开始? 沈氏天瑶,景帝之贵妃,这个历史上谜一般的女子,有人说她是祸国的妖姬,也有人说,她才是帝王心尖上的那个人…… ********* 命中注定,这个叫做楚琰的男人是她沈天瑶此生渡不过的劫数。睿敏如她,渡的过风口浪尖,渡的过死生轮回,却渡不过他。 高高在上的翰景帝楚琰,他的一生有数不清的女人,而沈天瑶却只能有他一个男人。 —————— 水水的读者群:迷雾水乡227388570(已满),迷雾水乡(已满)247177849,迷雾水乡(新建)256833345热诚邀请亲亲们的加入。
  10. 美人计:棋子王妃(全本)

    素子花殇

    古代言情已完结48.23万 被植入了阴谋的爱情,注定会遍体鳞伤。 因为爱你,我为你拼尽全力。 可是最终,还是被你逼上了绝路。 我用尽生命去保护的,你偏要摧毁,那么,当我爱上别人的时候,你又何苦再来纠缠? ——莫霜 ****** 一朝穿越,她是皇帝的棋子。 一张面具,她成为他的王妃。 两颗心却难以靠近! ****** 她机关算尽,只为替爱人找到他通敌叛国的证据; 他将计就计,不过是端着瓮兴味地等着她的进入; 尘埃落定, 他一袭明黄,万里河山,傲倨睨视 她薄颤着,清眸中弥满水雾,艰难地开口,一字一顿,“别逼我恨你!” “恨?”他冷笑,“恨最好!正好朕也恨你!” ****** 再次相见,边国国君婚礼,她是妻,有人是夫,他却只是宾,他大力扯下她头顶的红盖,满目苍凉:“真的是你?” 她嫣然一笑,绝世无双:“请问,我们可曾认识?”
yzc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