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凤珏天下

21.雨余时候夕阳红。几人平地上,看我碧霄中。

凤珏天下 君久久 1668 2017-11-14 17:45:38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苍茫大地一剑尽挽破,何处繁华笙歌落。斜倚云端千壶掩寂寞,纵使他人空笑我。  相忘谁先忘,倾国是故国。泠泠不肯弹,蹁跹影惊鸿。  清晨,万籁俱寂,天蒙蒙亮,黑夜正欲隐去,破晓的晨光慢慢唤醒沉睡的生灵。灰蓝色的穹隆从头顶开始,逐渐淡下来,淡下来,变成天边与地平线接壤的淡淡青烟。空气丝丝清冷,划一叶扁舟,缓缓穿越记忆的海,忘记了时间,却忆起了往事。  五月初六这天的日子是明亮的,早晨刚起来,觉得一切都是静默的,天籁轻响。太阳出来的时候,元宁王府的花草都带着露珠,显得绿意盎然,在阳光下生机勃勃。仰望天空,大片大片的云朵。  清云小筑外,我凝视着眼前的竹林出神。并喃喃自语道“唐.许浑《秋日白沙馆对竹》:萧萧凌雪霜,浓翠异三湘。疏影月移壁,寒声风满堂。卷帘秋更早,高枕夜偏长。忽忆秦溪路,万竿今正凉。不正是描写了唐朝诗人许浑的思乡心切么?,此诗表明诗人内心的凄凉孤寂失落之情,以及借“竹”意象,表达自己清正高洁的品格追求这两方面情感。”  外公,孙女不孝,留您一人在嗜月山庄。近日,您可还安好!待孙女确定自己心心念念的那个他是否还活安好,到时候,孙女定会回到嗜月山庄陪伴外公。  是啊!竹,在别人眼中,是一株清翠,但永远都无法蓬荜生辉的“朽木”,独自在变化万千的尘世中摇曳着自己那翠生生的光景,独舞在天光血日之下,挺着油绿的身板俯首眺望。  我已不大清楚,我是什么时候认识并喜爱上竹子的了。也不知道作了有多少张墨竹的画作。我喜欢墨竹画,普普通通,简简单单,便能把竹的风采淋漓尽致地展现在宣纸上。这,是一种朴素的美。  很多很多年前,炊烟袅袅的梦境。繁华而又雄伟的宫殿。竹烟波月,林中精致而又细腻的少年乐而不返。听弦断,断那三千痴缠。坠花湮,湮没一朝风涟。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  “奴婢柳井见过萧姑娘,姑娘吉祥!”只听一悠扬婉转的女声传来,不娇媚,不霸气。也不是那种江南女子的柔柔弱弱的感觉。  听她吐语如珠,声音又是柔和又是清脆,动听之极,向她细望了几眼,见她神态天真、娇憨顽皮、双颊晕红,年纪虽幼,却又容色清丽、气度高雅,当真比画里走下来的还要好看,竟会有如此明珠美玉般俊极无俦的人品。  只见她标准的瓜子脸,犹如技艺最高超的工匠雕刻出的一样。不施粉黛而颜色如朝霞映雪。眉如弯月,清眸流盼,滴水的朱唇甜甜的抿着,微微含笑。将头顶的乌发挽成了个简单的愁云髻。  我莞尔一笑道“柳井姑娘不必拘礼!你就唤我白玉吧!”只见柳井一颦一笑都尽收眼底“奴婢不敢,姑娘是我们王妃娘娘的贵客,奴婢岂敢在姑娘面前越礼。这封信是今晨,姬钰公子离开元宁王府时,托王妃娘娘转交给萧姑娘你的。”我接过柳井递给我的黄色信封,只见信封上赫然出现一行清秀的字迹:师侄女萧白玉亲启。有一种飘若浮云,矫若惊龙,清风出袖,明月入怀的舒适感觉。  而后,我望向柳井处变不惊道“给我的?那我师叔离开王府的时候,有特别嘱托我的话么?”  只见柳井面不改色道道“姬公子对萧姑娘想说的话全都在这封薄薄的信封里。不过,姬公子临走时说:他习惯了游山玩水,王府里拘谨的生活不适合他。并拜托王妃娘娘多多关照你。”良久,我嘴角微微上扬道“白玉与柳井姑娘萍水相逢!有劳姑娘为白玉亲自跑一趟了。白玉不胜感激。”  只见她嫣然一笑道“萧姑娘真是折煞奴婢了。这是奴婢应尽的本分。萧姑娘的吃食,奴婢稍后派人送到清云小筑。祁王殿下已从西番赶到我们广陵。我们元宁王殿下与王妃娘娘在前厅为祁王殿下接风洗尘。奴婢这就要去前厅服侍了。奴婢告退!”  待柳井缓缓离开时,我将姬小豪留给我的信不紧不慢的展开,待读完此信后,我再次望着香妃竹林出神。  情更浓,缘如风,锦微冷,翠袖凝寒扶病月容中。昔有朝歌夜弦之高楼,上有倾城倾国之舞袖。待浮花浪蕊俱尽,伴君幽独。长道相依,几恨别离,锦绣断相思意,待人相惜。剑起渺渺峰峦,遥见繁烟纷飞落,百花谢,大梦似长歌。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  姬钰,你说:如果第一个和我推心置腹的是你,我们或许不会活的这样艰辛。会不会有另一种向往的生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yzc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