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游仙戏圣

第三十一章 刑天台

游仙戏圣 石三岭 9966 2018-01-14 00:46:23
  不眠不休地赶了三天的路,何汐和再尧终于来到了霄元山下的远云镇。  时隔经年,何汐重新站在远云镇前,有种恍若隔世的错觉。  这里还是一如当年的热闹,不少玩家支起摊子贩卖自己的道具,还有不少霄元的弟子整齐有序地交换物品。  何汐看着那些清冷傲然的霄元弟子,想起自己当年初下山时,看见这些人心里都自卑地发怵,可现在她已经见识过了这四境只能的万千世界,各色人物,见到这些霄元弟子时心里早已是波澜不惊了。  何汐抱着小鱼缸跟在再尧身后快步走着,被一个女孩子客气地拦住了。  这姑娘一席水白色纱裙,手持一支银铃,走到哪里都伴随着清脆的银铃声。  她长得俊俏可人,十三四岁的少女此时正带着这个年纪该有的十足的机灵气。她细软的发丝在脑侧梳成双髻,用水白色的轻罗绸带绑着,那带子被风吹起便迎风飘扬,更显得她这个人气质钟灵清透。  她睁着灵气十足的大眼睛盯着何汐手里的鱼缸问道:“小姐姐,你这鱼卖不卖?”  “不好意思,这鱼不……”  何汐不假思索地就想拒绝,可见到那少女头顶上“许阿音,42级”的字样,这拒绝的话不由得就变得慎重起来。  什么鬼啊!为什么感觉每个人都比自己修为高啊!  “呃……这个鱼是我的朋友……”  “朋友?”那少女挑挑眉,笑道:“姑娘真是好心,能和世间百兽为友,善良慈悲之心倒是和我们百兽谷‘我宽蝼蚁遭,彼免狐貉厄’不谋而合,不知能否交个朋友?”  许阿音微微颔首行了一礼,自我介绍道:“在下灵山寺弟子许阿音,此番来霄元寻人,我灵山寺自古便与百兽同心,共寻天道。方才见姑娘怀抱的这尾红鲤鳞色闪耀,色彩鲜艳,不同凡兽,实在忍不住想带它会去给同门们见识一下,唐突了……。”  何汐急忙在识海里查找与灵山寺有关的事情,只看见一句简单的介绍。  灵山寺,南境门派,善于驯兽,现任掌门为炼虚期修士许沧歌。  这些介绍完全不能让何汐探清许阿音的底细。何汐现在还是一个29级的筑基期修士,看到修为比自己高的人总有些底气不足,见对方不断地夸奖自己和小江,旁敲侧击地表示出自己想要小江的心,何汐急忙搜肠刮肚地想怎么客气拒绝这个小姑娘。  幸好再尧及时站出来替自己解了围。  “这红鲤可有哪里不一样?”  许阿音微微一笑:“二位道友难道看不出来?”  再尧疑惑地摇摇头:“这红鲤只是颜色鲜艳,模样特殊,却不过是一个凡物罢了。”  他一挥袖,抬手接过何汐手里的鱼缸,说道:“姑娘请看,这鱼是在中境发现的,通身没有一丝灵气。”  “啊?”许阿音望向小江的身侧,刚才看到的金痕不知怎么消失了。她难以置信地揉揉眼睛,惊讶得长大了嘴巴。  “为什么……”  “姑娘是问我们为什么会带着这条鱼?”再尧佯装听不懂,解释道:“我们两个不过是看着鱼长得好看觉得好奇告诉了在下的师父。他老人家说这鱼着实有趣,又同为水生,本该归于河海,让我们带回须弥山给他瞧瞧。这话既已放出,这么空着手回去恐怕……”  他这谎说得极真,又恰当地露出为难神色,许阿音听了听他话里的信息,觉得自己若是再要下去也太不知趣了。  “好吧……”她歪着头通小江对视了许久,忽而笑道:“看来我和着鱼命中无缘,它不愿意跟我走,我自然不会夺人所爱。”  何汐被她这话惊了一下,连忙问道:“你能听懂它说话?”  “小事一桩。”许阿音不以为然地点点头,说道:“它既然不愿离开,我自然不会强取,再尧道友也别使这些障眼法,”  即便被揭穿了,再尧依旧面不改色,风轻云淡地笑着。  “姑娘好眼力。”  许阿音摆摆手,继续说:“我便痛快告诉二位了。这鱼绝非凡物,只是时运不济。唉,可惜了。不过……”  一听这话,何汐感觉到小江还有救,眼前一亮忙问道“除了等时运,可还有办法?”  “那是自然……”许阿音正要详说,手中的银铃忽然响起来。  她瞬间紧张起来,奔向街尾,回头说道:“我还有事要办,二位若是想知道,可以到百兽谷的灵山寺去找我师叔!先行一步了,告辞!”  少女飞快地离开了,留何汐在原地抓耳挠腮。  她问一旁静观的再尧:“百兽谷在哪?”  再尧望着阿音离开的背影,解释道:“在南境,可惜这姑娘走得急,连他师叔的名号也未留下……”  快速跑到街尾拐进巷子,许阿音看见两个不停摇铃的小和尚,头顶的青筋都暴了出来。她拎起手中响个不停的银铃,朝着两人光溜溜的脑袋一人砸了一下。  “摇摇摇!没遇到危险你们两个摇什么铃!!”  两个小和尚被打懵了,揉着脑袋可怜兮兮地小声嘟囔:“等了半天你也不来,我们都饿了……”  许阿音无奈地打开背包,抓了两把花生仁分给他们。  “到底是老鼠,化成了人形也这么贪吃。”  瘦和尚叫迦叶,胖和尚叫阿难,都22级,看上去比阿音年纪还要小,只有六七岁的样子。此刻两个人都津津有味地吃着花生,腮帮子里塞得鼓鼓的,像极了两只小老鼠。  他们是许阿音在寺里点化的小妖,当年这两个小老鼠成天偷吃庙里的香油,被阿音发现后吓得抱在一起缩成一团。许阿音觉得这灵山寺人丁稀少待着也无趣,便顺手给它们分了点灵力,本来是想图他们能同自己说说话解闷,没想到两个小家伙仙缘不浅,几年功夫竟能入道,修成人形。  想起来这游戏做得真了不起,随便一个NPC都做的有血有肉,还会根据玩家的行动改变命数,许阿音作为一个养成游戏的忠实爱好者,果断把这两个老鼠收入门下。  只可惜事与愿违,这两只老鼠越长和许阿音脑海中那种魁梧强悍的美少年差距越大。  “唉……”看着这两个成天就知道吃吃吃躲躲躲的笨蛋,许阿音叹气叹得像个风闸。  瘦迦叶吃饱了,看到愁眉苦脸的许阿音,小心翼翼问道“你叹什么气呀?”  “看见了个有趣的东西,可惜没搞到手。”  胖阿难把眼睛艰难地从坚果中移开,问道:“你看见什么了?”  “一条大红鲤鱼,”许阿音捧着脸回忆起刚才看见的那条鱼,激动地两眼放光“真是难得,最起码元婴修为,可惜了命数不济,没突破上去。”  两个小和尚听她说得这么可惜,异口同声问道:“那你怎么不带它回去啊?”  “你以为我不想啊!”阿音气得跳脚,“先不说那鱼的主人有个须弥的龙族师父,光是她旁边那男修抬袖间就能隐去元婴金印的身手,我敢上手抢吗?被打了指望你们两个就会啃花生的笨老鼠来救我吗!”  两个小老鼠乖乖地低下头去,连啃食东西的声音都小了。  “好了好了,”许阿音自知吓到了他们,软着语气安慰道:“最主要还是人家小鱼不愿意离开,等它主人想通了,自会去百兽谷找师叔的……”她顿了顿,一拍脑门“啊啊啊完了完了!忘记告诉他们地址了!!”  走了不多时,何汐他们终于到了霄元山下。看到那宏伟壮阔的霄元山,何汐猛然记起一件事。  “霄元山门规森严,非本门弟子不得入内,再尧你有办法上去吗?”  “……有件事,在下要告诉姑娘.”再尧低眸,似乎不愿与何汐对视,淡淡说道:“在下有件道具,戴上道具可以使一人暂时进入霄元。恐怕姑娘要与在下分开半日了……”  “小事小事!”何汐笑着说道:“好不容易进一趟霄元,你尽管放心去啊!”  见再尧的脸色忽然有些一言难尽,何汐急忙宽慰说:“多见见也是好的,可惜苏盈雪还没出秘境,要不然还能托她带你在里面多看看呢……”  再尧沉默半晌,深深看了何汐许久,终于说道:“等任务完成后在下便立马下山来找你,这样好吗?”  再尧从来都是个自私的人,他辛苦接到的任务,自然不会让何汐占了便宜,所以一路上从来没提过这任务的事,也正是因为他从不将何汐视为实力等同自己的队友,所以并不在意她心里是怎么想的,可是看到何汐这种毫不在乎,完全没意识到自己被蒙蔽了的反应,甚至真诚地关心起自己的架势倒让再尧对于自己吃独食的作为不安起来。  对一个坏人自私起来一点也不难,可对一个好人做出坏事却总会让人心生愧疚。再尧看着何汐那张无比真诚的脸竟有些心跳加速,可他知道这是恐惧,恐惧被这样磊落的人瞧见内心不堪的念头。  他小心试探道:“真的……没事么?”  何汐轻松地说:“当然!我虽然修为低,但怎么也不会在这远云镇里走丢啊。”  再尧上霄元很是顺利,只将元绛给的令牌给那些霄元弟子看看,他们便自觉地领他去了施泠然的玄真殿,一句废话都没有。  夕阳的残霞透过阔大而宽广的窗户照射进室内,将殿内的一切都渲染成了暮气沉沉的丹砂色。玄真殿里空旷肃穆,偌大的殿内只有一排书架,一鼎香炉,两张竹垫而已。  施泠然正背对着大门打坐,脊背挺得笔直,通身散发着孤独而自律的强大气场,让人不敢靠近。那利落挺拔的身影被余晖拉得很长,在干净到反光的地板上映出一个如钟般冷硬稳重的模样,整个大殿里只有影子和她作伴。  听见了来人的声音,施泠然并未回头,只是朝着门口淡淡问道“谁。”  即便知道施泠然背着身看不见自己,再尧仍是规规矩矩行了一礼,答道“须弥山敖忻二弟子再尧特来求见。”  施泠然终于转身,她生得极为周正,五官极有男子的英挺,又带着女子的清婉,整个人正气凛然,一双如墨的乌瞳定定地望着再尧。  她面上波澜不惊:“敖忻上仙的弟子,必然也是人中龙凤了。此番前来有何贵干?”  被施泠然这双黑眼睛盯着,再尧不知怎么就生出了中被审判的压力和恐慌。  “施长老过誉了,”他从怀中掏出信来双手呈上。“元绛师兄他们在秘境遇到变数,因为带着诸多其他门派的修士不便声张,只好托在下来此物来。”  施泠然点点头,接过信了然说道:“既然代替我霄元出战秘境,身为四境之首,自然不能为了私事卸下重任,随意离开。元绛做得不错。”  四境中谁人不晓施泠然两百多年就修至大乘的事迹,三年筑基,七年结丹,三十年修至元婴,短短百年竟已有炼虚境界,到如今她安然度过合体期,修至大乘,这如同开挂的人生,别说四境内的其他修士,就连已经飞升了的上仙在内恐怕也没有谁能有这个速度。  曾有昆仑上仙见过施泠然,当即赞叹天地之间,竟能有这般资质绝佳,仙缘深厚的英才。  不过如今四境之内,也只有霄元能放得下施泠然这样的英才了。  霄元是四境第一的仙修大派,是集中四境水系之大成的门派,也是四境内所有仙修的主心骨,从古至今,皆是霄元带着其他仙修共抗魔道,使仙道在四境内发扬光大,将那西境的魔修们一压就是几百万年。  大家都认为即便天塌下来,也有北境的霄元在前面顶着。这些年随着魔道的实力逐渐增加,霄元的地位逐渐出现动摇,身为霄元骨干的施泠然压力自然也是越来越大,顶着压力还能淡然稳重,与她这心怀四境的格局不无关系。  再尧有些好奇,她身居高位识得大体,若是知道自己的徒弟被人掳走,不知会作何感想。  “叮——”识海里传来了系统的提示:“恭喜修士再尧完成天等下品任务,获得上品灵石*50000,霄元通行令牌*1,遥波剑阵*1(作用:对抗火系修士或怪物时伤害提高三倍。)”  果然是好任务!出手就奖励了霄元的极品剑诀,一看见这剑阵,再尧就觉得这几天不合眼的赶路很是值得。他心满意足地收下奖励,观察了下施泠然的反应。  施泠然看着那信并不言语,没流露出丝毫的情绪。  倒是再尧先沉不住气了,“施长老有何打算?需不需要通知家师,派须弥山和东海水族前来助阵?”  施泠然摇摇头,制止道:“不必了,此事矛头直指我施泠然,自然是施某自己平,小友不必担心。”  再尧当然知道此事事关霄元颜面,外人不便插手,只好起身,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既然这样,在下还有任务在身,不便久留,还请施长老见谅。”  施泠然见外面天色已晚,劝道:“长途跋涉已是辛苦,还请在霄元休憩一晚,明日自会有弟子送小友下山。”  一想到何汐还在远云镇里等着,再尧心里就有些不是滋味,说什么也要推辞施泠然这番好意。“不必了,在下还有队友在远云……”  “既然这样,”施泠然见留他不住,只好让再尧下山。“小友还请自便,我只就让弟子送你下山。”  她拿出一张传音符,说道:“林安,派人来玄真殿送一位小友下山。”  等了半天也没有动静,施泠然已有些不耐烦,微愠道“林安。”  “……弟子在!”那边终于有了回应,不过听着极为慌张,那位被称为林安的修士气喘吁吁地说道:“师叔!不好了!”  “怎么了?”  那人急得都结巴了,但仍强作镇定向施泠然报告:“苏师妹……苏师妹回来了,晕倒在回春堂门外,刚被人发现,现在还没醒。”  施泠然顿时肩膀一僵。  再尧很有眼色起身告辞:“弟子知道下山的路,长老不必挂记这小事,还请快去。”  “如此甚好。小友记得替施某向敖忻上仙问个好。”她点点头,朝传音符那边交代了两句便一脸阴翳地快步离开了玄真殿。  苏盈雪清楚记得自己晕过去的前一秒是落入了一个温暖宽广的怀抱中,她相信那个人是彧阳。  离开秘境的那天,她被彧阳带去了刑天台,看到刑天台那仿佛永远不会亮的黑暗天空,苏盈雪总觉得害怕,她害怕没有光亮的地方,尤其害怕这种陌生又黑暗的环境。  广场上整齐排列着四五百魔修弟子,看到彧阳身后领着一个白衣女修,都忍不住用炽烈直白的目光舔舐着这个容貌倾城的仙子。  一感觉到这些人不善的目光,苏盈雪抖得就像是去赴死。  彧阳终于意识到了苏盈雪的恐惧,松开了她腕间的束缚。冷下脸的瞬间向周围那几百号人释放灵压。元婴期的威压一施展,大多数人已经不受控制地站不稳了,哪里还敢乱看。  想进大殿需要踏过一排极高的金色台阶,那台阶上铺着又厚又软的暗红色地毯,看着很有魔修的颓靡之风。  苏盈雪还不会御气飞行,只能一步一步走上去。那地毯柔软光滑很难让人安稳踩上,刚走两步她就摔了个狗啃泥。  当着四五百刑天台的外门弟子出了这样的丑,下面已经传来了难以掩盖的笑声,苏盈雪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比在这些人面前挨了顿毒打还要羞耻。  彧阳听见声响,回头看向这里,见到趴在地上红着脸的苏盈雪,皱眉问道:“你不会御气?”  苏盈雪低下头去,声音小得自己都听不见:“我、我才炼气……”  她看见头顶出现了一片阴影,紧接着就被人抱了起来。  彧阳不动声色地凑到苏盈雪耳边,小声嘱咐道“一会进去后不要说话,也不要哭,无边老祖最不喜喧闹。”  一抬眼就看见了彧阳冷毅深邃的面孔,她心里瞬间生出了些感动。  “嗯!”  苏盈雪见这形势急忙点点头,乖乖地缩成一团任由彧阳将自己抱上大殿。  大殿里除了正位的高台上设有一把雄阔金椅,左右各设了三把小金椅,六把椅子上都坐了人。  剩下的四五十人内门弟子都站在那两排金椅后面。殿上虽站着不少人,却安静得诡异。  一个华服男子坐在高台的金座上,手懒懒地撑着脸颊,见苏盈雪来了,提眸往这里望了一眼。  那是一双含着煞气的红眸,在看见苏盈雪的瞬间瞳孔紧锁,迸发出了轻微的难以名状的情绪。在这样看上去慵懒潇洒的人脸上却不显得违和,妖邪的气魄倒让人胆颤。  彧阳放下苏盈雪,上前低头俯身恭敬行礼说道:“无边老祖,弟子彧阳已将施泠然的徒弟带来了。”  无边并不叫他起身,只挑眉冲右边副座首位的黄袍男修说:“彧阳果然是你的徒弟,桦黎只一刻没盯着,人都被你们给捡去了。”  那黄袍男子名叫袁定坤,四十多岁的模样,看上去慈眉善目,终日弥勒佛般和善笑着。他是刑天台的掌门,也是彧阳的师父。  虽说是掌门,可又魔尊无边常驻刑天台后,他这掌门因为修为落于他人,只能退居次位,这么久心里一直憋着一口气,绞尽脑汁能找机会将无边搞残。自从无边劫数将近,袁定坤心里的算盘就没停下来过。  这无边也是被逼急了,为了找齐江亭的魂器,使之魂魄彻底消失在三界中,连本命武器刑天斧都赌出来了。  这一举动可是让袁定坤纠结了好久,无边没了刑天斧,那还不是螃蟹失了螯钳,就算不能任人鱼肉,也再不能对他袁定坤颐指气使。  一想到这,袁定坤便轻笑着,好言应和。  “过奖过奖,当日老祖即允诺找到最多魂器者可得刑天斧,老祖的弟子桦黎为了劣徒彧阳手里的乾坤索也没少用手段。若不是为了老祖早日渡过此劫,彧阳也不会顺手牵羊了。”  “哦……本座年纪大了,说的话也记不太清了。”无边揉揉太阳穴,问一旁穿着刑天台高阶弟子服低眸站着的男修。“桦黎,是这样么?”  那男子面容清冷,气质慵懒,看着和无边很是相像,闻言立即走了出来,低着头恭恭敬敬答道:“找齐五样魂器,江亭之魂灰飞烟灭,永不入轮回。那日老祖确实承诺说,寻得魂器多者可得刑天战斧。”  大殿里也纷纷传来了应和声,那黄袍仗着有众人见证,愈发地得意了起来。  “安静!”他大手一挥,底下瞬间鸦雀无声,他笑着看向无边:“魔尊大人一言九鼎,自然不会食言,这些魂器可是诸多弟子在那秘境中搏命得来的东西。老祖怎么可能食言呢?”  无边似笑非笑,冷冷道:“若是真能拿到那五件魂器,别说刑天斧,本座性命拿去也可。不过本座倒要问问你们,那五件魂器都是什么。”  殿中没有半点声音,想来是众人都不敢回答。  “大家都不知道?”  无边冷笑一声,懒懒靠着椅背。  “既然都不知,那就问问公输先生,让他好好教教你们。”用眼神示意了下左边副座首位上的男修。  那男修名叫公输琛,是公输家二公子,既可窥伺天机,又能验算命数,正是魔道首屈一指的巫修,可却摊上了个病秧子的身体,倒也可惜。  公输琛面色苍白,单薄消瘦,披着一件狐裘,更显得不禁寒风。他会了无边这眼神的意,轻咳一声,“四百年前通天宝镜偶有一兆,当时镜中出现两景,一是西域忘忧花,一是昆仑冰晶石。”  坐他一边的红衣男修忽然笑着拍手,赞叹道:“先生不亏为我魔道巫首,五百年前的小事还信手拈来。”  说话的人名叫杜予,生得高挑俊美,却是刑天台里最为放浪形骸之徒,常捧着半坛桃花酿,永远一副半醉似醒之状。此人看着目中无人如疯似狂,却已有炼虚修为。  他这会明显宿醉刚醒,来了精神,嘴里滔滔不绝地夸着公输渊,夸到激动时竟一把将人揽入怀中,一身的酒气把公输琛熏得剧烈咳嗽起来。  “杜予!不得胡闹!”  看着公输琛苍白得脸咳得通红,袁定坤急忙制止,大手一挥,一道红光直击杜予,后者一个好字还没说出口就被击昏在金椅上。  无边饶有趣味地看着杜予,调笑说道:“杜长老到底是杜康后人,酒后豪放洒脱之气哪是吾等学得来的。公输先生,继续。”  公输琛顺过气来,娓娓道来“五十年前宝镜再现奇兆,镜中显出昆仑索。袁掌门不到三日就找到此物,传与大弟子彧阳。三年前,宝镜又有了动静,那日我在大殿之上施法探测,镜中只有一景——”藏在宽大的袍袖中的苍白的手指伸出,不偏不倚地指向苏盈雪。  “就是此女。”  什么魂器?苏盈雪一头雾水地听着这些魔修所言,这公输琛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让殿内所有的目光在一瞬间又聚集在了自己身上。手足无措间,无边慵懒嗓音从上方传来。  “那忘忧花冰晶石本座早已找到,藏于蜀境秘境之中,等着日子久了他们自己消失,这秘境本该一万年一开,可想不到天数有变,竟这么早就开放了,本座以防万一,这才让诸位去里面寻。”  大殿里一片哗然,谁也没有想到自己拼了命去找的东西是无边早都找到的东西。  “至于乾坤索……”无边摇摇头,唏嘘道:“那镜子初一显出乾坤索,初三万仪门就被灭了,镇派法宝乾坤索不翼而飞,袁掌门这速度,本座自愧不如。”  袁定坤依旧是个笑面弥勒,弯月似的眼睛慈祥地眯着。却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袁某也仅能为老祖尽此绵薄之力了。我那劣徒天资愚钝,仅得乾坤索冰晶石和这姑娘三件魂器。不知老祖门下的桦黎得了几件,若是比不得小徒,那刑天斧……”  桦黎……  苏盈雪听着这名字耳熟,忽然忆起高台上修长慵懒的男子就是昔日对自己无微不至的小斯师兄,这人原形毕露前不仅打晕自己还施咒捆了她,苏盈雪眼睛冒火地直直看着他,对方却站在无边身后头也不抬,一点没察觉到苏盈雪投来恨不得咬死人的目光。  无边挑挑眉:“掌门这是觉得本座输了?”  “难道不是么?”袁定坤对上他的眼睛,咧嘴一笑,一排白牙泛出尖锐的寒光。  “非也……咳咳咳……”公输琛剧烈地咳嗽起来,缓过气后拿出一面镜子。“那日镜子上魂器显得并非这姑娘,而是她的佩剑——凌鸢。”  雕着修罗的青铜圆镜中图像逐渐清晰,显出一人,正是高台之上站在金座后的桦黎!  袁定坤的面色瞬间变得极为难看,额上青筋暴起,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真是可惜。”桦黎从背后拿出一把细软银剑,又不慌不忙地从袖中拿出个紫金葫芦来,嘴角轻轻勾起:“弟子运气不错,寻到了凌鸢剑,忘忧花,看来这次是平局。”  “那第五件魂器呢?”  左边一直冷眼观战的黑衣女修终于说了话。黑衣女修名叫古默蝉,生得姣美白皙,姿态高傲,却又性情古怪,喜怒无常,难以接近。她一双秀眉微蹙,不耐烦地问道。  “还未出世,”公输琛收起镜子,遗憾说道:“但一定就藏在四境内的某处。”  古默蝉扶额往后一靠,看到站在大殿中央的苏盈雪:“难道这姑娘就一点用都没有?”  “哈哈哈……”无边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笑得直不起腰,“怎么没有?施泠然唯一的弟子,袁掌门若是把她送回去,那霄元可就欠你个大人情了!”  袁定坤见无边这副得意的模样,再也笑不出来了,心里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却碍于颜面不好发作。  “我刑天台作为魔道第一门派,何必讨好那群仙家伪善。”  “不过是个五灵根的废物,”他心里憋着气,看苏盈雪也碍眼,冷冷地瞥了眼一旁的苏盈雪:“还是杀死了罢,借此锉锉那霄元的锐气。”  “师父!”彧阳听到这话,心里一惊,急忙求情:“她不过炼气修为,我们何不留着她来作为与霄元对峙的资本……”  “资本?”袁定坤拿起茶盏,眼也不抬:“打他们还用什么资本?就算要资本,也不是个五灵根的废物。西境不养废人,今日我便偏要杀了她激一激霄元。”  “师父……”  那袁定坤面上的笑意渐渐冷了,问道:“怎么?彧阳你有话要说?”  彧阳怎么也做不到不管苏盈雪的生死,正要再劝,就听一声娇笑。  “啊……”右边坐在最后的一位面带红纱的妖娆女修轻轻笑起来,起身将苏盈雪温柔地护在身后。  “相貌这么好的姑娘,就这么杀死了多可惜。”  彧阳一听见这女修温柔可亲的娇笑,冷汗不止,立刻向袁定坤跪了下去。  “师父!弟子已经答应这姑娘不伤她性命,还请师父三思!”  “彧阳,你这是逢了美人劫啊……”袁定坤眼里带着杀意,却还是和蔼笑着:“好吧,为师答应你,不伤她性命,就让她去极乐堂住下,摇光长老还会伤她吗?”  极乐堂,极乐堂,光听这名字就知道是离升天不远了。  摇光精通阴阳采补之术,定是看上了苏盈雪这皮相,去给她堂中的弟子做炉鼎谋福利,若是真落到了她手里,恐怕还不如现在就死。  “不可……”彧阳还想求情,抬头便看见了袁定坤周身已浮现了一层暗紫的魔气,这是他要亲自下手的前兆,彧阳只能噤了声再作打算。  “唉,谈了这么久,最后连个赢家都没有,”无边走下高台,打着哈欠向门口走去,“这刑天斧到底离不了手,本座也累了,今日就散了吧。”  经过苏盈雪时。无边又向这投来冷冷一瞥,红的眼瞳里带着复杂的情绪,只是还没等苏盈雪捕捉到那丝情绪便溜走了。  苏盈雪看着面前这个被红纱遮住下半张脸的女修,只觉得对方那双眼睛美得勾魂摄魄,她轻轻一招手,苏盈雪腿脚便不听使唤德跟了上去。  摇光将苏盈雪带进了一个漆黑的屋子,屋子里只有一扇很高的小窗,被一层轻纱帷帐盖住,冷白的月光如水一般细细地流进屋内,照在摇光上挑的眼尾上,明明很美,却让苏盈雪觉得惊悚。  她隐隐觉得不对劲,看着这女子似乎是个体贴温柔的人,便结结巴巴说道:“我……我想见我师父……”  “呵呵,师父啊……你待在这里不要乱跑,说不定她等会就来咯。”摇光伏在苏盈雪的耳边说道,轻轻抚过苏盈雪泛着粉红色的脸颊,将她仅剩的一点力气抽走后便翩然离去。  “她等会就来了……”  苏盈雪的耳朵里充斥着摇光这句梦呓般的低语,脑袋昏昏涨涨得,呆在屋子里莫名的心慌,正要睡去时,便听见门被人打开了。  月光下面如桃花斜躺着的苏盈雪,一双冰蓝色的水瞳早已失了焦,无神的看着门口忽然照进的光亮。  “哇!”来者显然不止一个,先是倒吸一口凉气,被这眼前的美人一惊,紧接着便发出嗤嗤的笑声,赞叹道“师父果然会挑,给咱们找来个仙子。”  苏盈雪混混沌沌地感觉自己被人抱住,好像有两三个人,有人在她的耳边笑,还有人在脱她的衣服。  她用仅剩的一点意识挣扎着,“这衣服……师父、师父帮我强化过……不要碰……”  “你们听见了么!这小仙子不让我们脱她衣服啊!”  “不脱怎么修炼呢,不如……撕了吧!”  “唉!这个主意好!”  话音刚落,黑暗中便发出“刺啦……”一声,那是布匹撕裂的声音。  苏盈雪的拼了全身的力气喊了一声“不……”,可眼前却逐渐模糊。  “不……”  这是在哪?她像是跌入了一个潮湿黏腻的沼泽里,有无数条蛇攀爬在皮肤上,吐着冰凉的信子,等着她睡去,窥伺着时机来咬断自己的脖子。  她在用着本就单薄的灵力来维持清醒,和这些想拉她陷入泥沼的毒蛇抗衡。  她的衣服早已残破,皮肤对温度变得异常敏感,一阵凉风猛地灌了进来让她哆嗦了一下。  ……是有人进来了么?  “师兄也来快活——”  胸腔被一剑刺穿,说话的人再也发不出声音。  浓郁的血腥味扑鼻而来。  趴在苏盈雪身上的人吓得声音都在颤抖,“我、我们是——啊!!”  苏盈雪身上的重量骤然消失,有一股温热的液体滴在了自己的脸上,血腥味越来越重。  “别……别过来啊彧阳师兄!我没碰她——啊啊啊!”  彧阳!  苏盈雪感觉被一双干燥温暖的手拉出了沼泽,来人为自己披了件衣服。  她又回到了那个温柔的怀抱里,这下终于可以安心睡去了。  彧阳心疼地抱紧怀中的人,冷冷望着地上的三具尸体,仍觉得不够解恨,便伸出右手,升腾起一簇鲜红火焰,向它们砸去。  屋里瞬间火光四起,彧阳冷笑一声,抱着苏盈雪快步离开。  “苏姑娘!”他轻轻摇了摇怀中熟睡的人。苏盈雪蝴蝶般长密的睫毛轻轻一抖,泪水终于肆意流下。  “师父……师父……”  彧阳只觉得心里被什么东西重击了一下,疼得快要失去理智。  “你放心,在下定将那极乐堂……”  身后响起一个潇洒懒散的男声,“彧阳想将极乐堂怎么样?”  彧阳瞳孔骤缩,握紧了手里的剑,缓缓转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yzc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