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繁花四溢

十 要考试和考完试

繁花四溢 一霎袅袅 2481 2018-01-13 23:41:01
  时间老爷爷着急忙慌地踩着它的风火轮溜了过去,它溜的时候还顺便引来了周繁目前最怕的东西——考试。  所以周繁现在的心里状态是这样的  ↓↓↓  “啊呀,晓清,独立寒秋湘江北去后面怎么背来着?”  “……橘子洲头。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  “嗯嗯,我知道怎么背了,不就是‘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漫江碧透,百舸争流。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携来百侣曾游,忆往昔峥嵘岁月稠。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这就完事儿啦,这么简单你不用说啦!”  “……还有一句,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o⊙)…额哦。”  “哎呀,晓清徐志摩的《雨巷》真是太难背了,你说他没事儿挥啥手啊,还什么波光里的艳影在我心头荡漾,荡漾啥呀。”  “这是徐志摩的《再别康桥》。”  “……”  “哎呀晓清……”周繁刚要说话,立马就被宋晓清义正辞严地打断了:“够了够了,别哎呀了,好好背吧你,周繁同学我跟你讲你这样是扰民的你知道吗!”  “好吧。”周繁偏过头,认认真真地继续一个人地孤苦地背起书来。  此时正是早自习,可能是一个人的缘故,也有可能是周繁背书背的专注的缘故,加上平时已经背好的一些基础,她成功地背好了老师指定的课文,然后立即倒下准备好好地补个眠,手在抽屉里摸索着准备拿本书来垫着,结果摸到了一份……温热的早餐?!  她的手又迅速地伸了出来,这一定是幻觉,一定是我太饿了太饿了。  于是她又把手伸了进去再摸了摸,再拿出来看了看——妈呀,真的是一份早餐。可是,是谁的呢,会不会是谁放错了呢,万一她吃错别人的多不好呀,这样别人会不会觉得她很爱吃,这样给别人留下一个爱吃的印象会不会不太好,可是,可是……诶,这上面好像还有字——  “别想了,没看错,这不是别人放错的,这是给你的。  吃吧,只吃面包的早餐多难受啊~  至于我是谁……  其实没那么重要。”  周繁看得很开心,这是哪个好心人呀,还知道她早上只能吃面包,胃都在抗议了。她仔细翻了翻,里面有豆浆油条包子。她再仔细闻闻,好像都是肉馅儿的,其实她更喜欢喜欢香菇馅儿的,但是这也丝毫不影响她的食欲,她一手捧着豆浆,一手拿着包子,嘴里还叼着根油条,乐呵乐呵地吃了起来。  坐在周繁斜四十五度角最远处的齐孟冬看见周繁吃的很香,笔下的数学题也做得更快了些。  下次应该多去买徐大妈家的包子,他心想。  ***  很快,另全校都闻之丧胆惶惶不安心神不定毛骨悚然害怕的不行不行的期期期期——期中考试要来了。  周繁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考完了全程,虽然期间她复习的时候曾无数次感觉到好累伤心难过教室外好吵啊这样丧丧的情绪,但是至少,她用着自己高超的意志力考完了,这已经很棒了不是吗——至少周繁是这样想的。她郑重地打完了最后一个句号并且交好了卷,回班后就听见了放一个下午加一个晚上的假。  哇塞——一个上午加一个晚上的假诶,她飞速地收拾好东西,又快速地和正在慢慢悠悠收拾东西的宋晓清告了个别:“晓清啊你知道这次考试有多难吗我感觉自己脑细胞都没有了我真是太困太困啦我知道你最近都在和钟潭一起回家所以我就先回家睡个觉丰富一下我的脑细胞拜拜啦——”一口气说完后,她就屁颠儿屁颠儿地离开了,感觉神清气爽啊,也不知道她说了那么长的话宋晓清听清楚没有。不管宋晓清有没有听清楚她都把自己要表达的意思表达清楚了,而且她相信宋晓清应该是懂她的,嗯没错,周繁哼着小曲儿骑着她的小自行车回家了。  只留下宋晓清呆滞在原地,想了许久才缓过神来:什么时候她家繁繁如此能说绕口令了呀?  教室外的钟谭正拎着包,百无聊赖地站着。就在刚刚,飞奔出去的周繁还朝他促狭的笑笑,他奇怪得很:她不和宋晓清一起回家了吗?可是他明明就是为了要到周繁的手机号才和她们一起回家的呀,这下可咋整?他朝着宋晓清的方向挥挥手示意一下,后者指了指自己的包,示意自己马上来。  周繁哼哧哼哧地骑着自行车,会飞的心带着会飞的脚,不一会儿就到家了,她立即而敏捷地把包扔在卧室的地上,扒拉开被子,就迅速地见周公去了。  睡得很香~很香~  兴许是复习的狠了,她像三天没有睡过觉的人一样,知道妈妈大着嗓门儿叫她吃饭的时候还觉得意犹未尽。一定是在梦里妈妈叫我吃饭,她这样想,刚坐起来便又睡了下去,还满意地砸了砸嘴巴。  拿着饭勺的妈妈进来了一下,见周繁睡得正香兴许是太累了,就没吵醒她。  我家女儿减减肥也好,周妈妈一面这样想着一面拿着饭勺走了。  她这一睡,就从中午睡到了晚上,然后又从晚上睡到了第二天早上。所以当齐孟冬的电话打来的时候,她还是一脸懵逼的:  “Emmmm……干啥呀?”  “快点起床,别迟到啦!”  “哈?”这声音咋这么熟悉呢,她仔细地想了想,这声音好像是……齐孟冬的?!  对方听周繁好像还是很懵,又加了句:“我是齐孟冬。”  “可是,你怎么会有我手机号呢?”  “你自己告诉我的,你忘啦?”  我咋不记得了呢,不过周繁觉得自己的记性一向很差,应该是自己记错了才是,她又看看手机,噢天呐六点十五了这就意味着她得在十分钟之内洗好脸刷好牙梳好头发叠好被子穿好鞋——哦买噶这真是个艰巨的任务,事不宜迟,她对电话里的那头说了句:“嗯,好。”之后,便马上去洗脸刷牙梳头叠被穿鞋了。  事实证明,当一个女生面临起床这种事情的时候,她通常要捯饬许久;但是当一个女生在危急关头譬如要迟到然后面临起床这种事情的时候,她通常是……分分钟搞定!所以当周繁搞定所有一切并到楼下的时候,才六点二十一!周繁都要被自己的敏捷感动了,她迎着未散的蒙蒙的雾气,深呼吸了一口,然后高兴地对自己说:“走吧!”  因为昨天从早睡到晚的充足的睡眠,周繁感觉自己现在满满的都充满了精气神儿,她骑着车哼着歌儿:  “猪,你的鼻子有两个孔,感冒时的你还挂着鼻涕牛牛~  猪,你的耳朵是那么大,忽闪忽闪也听不到我在骂你傻~  猪……”  身后悄悄跟着的齐孟冬不禁一个酿跄:这是什么歌?  周繁唱着歌,一面想:诶不对啊,齐孟冬怎么会知道自己要迟到呢?我经常睡过头这件事情很有名吗?不会啊,我应该很低调才是,难道他是神算子吗?  齐孟冬心里OOXX:你当然不知道我在楼下从六点就开始等你了,十五都还没有起可不是起晚了吗?至于电话号码,当然是从最可能知道电话号码的那个人手里拿的,哎我还是真挺机智的。

一霎袅袅

哈哈我高中的状态就是这样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yzc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