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唯子夜歌声

第二十五章 我们都在等某个人(2)

唯子夜歌声 花不开的树 2122 2017-11-14 17:54:31
  “子歌,”展灏崇松开苏子歌的手,眼睁睁地看着她,眼底还是闪过一丝不加以掩饰的慌乱:“其实,有些事情,你是知道的,对吗?”  “对,你心中所猜测的就是我所知道的,但,那是你的生活,你的选择,我无权干涉。”苏子歌对上展灏崇的眼神,认真地点点头。是的,她知道,一直以来她都知道。  “呵,我还以为我藏得够好,”展灏崇笑了,心里无比轻松,就好像卸下了一块大石头,一直的怀疑得到了验证,反而没有想象中的恐惧。他相信,相信苏子歌的为人。他翻了个身,背对着苏子歌,他还有很多问题想问,但是,点到为止就好吧,“子歌,谢谢你,真的。”  “你是我的朋友,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有些话,点到为止就可以,毕竟,大家都心知肚明,不需要讲得太直白。苏子歌站起来,帮他将被子弄好,准备出去。  “子歌,”听到苏子歌细微的脚步声,展灏崇闷闷地喊了一声。苏子歌转过头,他依旧是背对着她,等了好一会,才听到他的声音响起:“那你呢?你和韩逸夜为什么不在一起?”  “我们为什么要在一起?”苏子歌讥讽地反问。看来,这家伙并不是醉得一无所知。  “子歌,为什么就是不愿意承认呢?我认识你这么多年,在我的心里,你根本就是一个没有七情六欲的怪物,不管发生什么事,你总是能够泰然处之。大学那会,那么多男生喜欢你追求你,你也无动于衷。可是,现在呢?每一次韩逸夜一点点小事情都能让你暴怒。子歌,我想,也许,我真的懂你吧。我一直都觉得,你在等一个人,等一个也许可能不会出现的人。我以前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可是,韩逸夜出现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你在等谁了。子歌,你等了这么多年的人已经出现了,你为什么要拒绝?你不觉得很矛盾吗?”  是的,他懂苏子歌,也许,是因为苏子歌和他有着某一些相似的地方吧。他们都在等一个人,苏子歌等的是那个出现了又走了的人,他等的是那个未曾遇见的人。他们都等到了,只是,他可能要失去了,失去那个等了很久的人。  “子歌,不论曾经怎么样,那已经过去了不是吗?韩逸夜的确混蛋过,只是,谁没有年少的时候呢?你有没有想过,假如没有那个赌注,韩逸夜是否敢鼓起勇气去跟你表白呢?十七八岁的年龄,遇上自己喜欢的人,哪敢贸贸然地去告诉她呢?那个所谓的赌注,只不过是给了他一个机会,一个赌上自己和你的机会,子歌,你明白吗?  苏子歌默默握紧拳头,安静地听着展灏崇的“醉话”,她真有点怀疑,这家伙是不是和韩逸夜串通好了。韩逸夜也说过,如果没有那个赌注,他根本就不敢鼓起勇气告诉她,他喜欢她。可是,这是理由吗?这不是,无论初衷如何,欺骗就是欺骗,这是无法否认的。  “子歌,你在害怕,对吗?”展灏崇见苏子歌没有反应,又接着开口,语气也越来越清晰:“对于韩逸夜,你明明是有所心动和期待的,可是,你却又偏偏推开他。子歌,你到底在害怕什么呢?当年年少无知的游戏,真的那么重要?”  “年少无知?呵,你不明白,”也许是展灏崇说中了心声,又也许是他身上的酒精味影响了她,苏子歌不由得讲了许多:“你根本就不明白被欺骗是什么滋味,你也不会明白被人抛弃是什么感觉。我父亲骗了我妈妈十几年,最后为了别的女人丢下我和妈妈,你明白那种感觉吗?当年,当我知道我和他之间只是一个游戏,当我到处想找他却找不到的时候,我想起了我父母,想起我妈,你知道我有多害怕吗?那种感觉,我这辈子都忘不了。”  “子歌,你不觉得自己把事情看得太严重了吗?”展灏崇刷地一下坐起来,他揉了揉发疼的脑袋,坐在床上看着苏子歌:“你是你,你父母是你父母,你不要把他们之间的经历加在你的身上,你和你父母之间是完全两回事,你明白?”  一直以来,他都知道苏子歌父母离婚,至于为什么离婚他就不清楚,但是他也知道,原生家庭对一个人的影响有多重要。苏子歌的脾性,甚至对待爱情的态度,深受她父母婚姻的影响。这也难怪她对韩逸夜的态度,毕竟“欺骗”的确是存在的,可是,韩逸夜用力地摇摇头,她和韩逸夜,跟她的父母完全是两回事啊,她怎么就不明白呢?  “展灏崇,你装醉?”苏子歌气愤地瞪着面前的人,她一路辛苦地又拖又拉,还帮他换衣服,还付了一千多块的酒费,这家伙竟然装醉?她想宰了他。  “你别扯开话题,”展灏崇冲着她大喊了一声,苏子歌被喊得一愣一愣的。  “子歌,人生苦短啊,难得遇上情投意合的人,更何况,你和韩逸夜,兜兜转转那么多年,分开了那么多年,还是重逢了,难道这不是缘分吗?”展灏崇咽了咽发干的喉咙,掀开被子站了起来,在衣柜前翻找着:“子歌,我不希望你后悔,就像我一样。”  “你后悔了?后悔那就挽回啊,”苏子歌脱口而出。  “挽回?”展灏崇的手顿了顿,重重地叹了口气,转过身看向她:“你会瞧不起我吗?”  “为什么要瞧不起你?灏崇,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说到这里,苏子歌停了下来,这句话好像刚刚谁说过,她讪讪地挥挥手:“不说了,你休息吧,我在外面,有事叫我。”  真是奇怪,为什么劝别人那么容易,劝自己那么难?展灏崇苦笑着,继续翻找衣服。  那一晚,苏子歌没有回家,抱着双腿,蜷缩成一团,呆坐在展灏崇家的客厅。展灏崇也没有管她,自顾自地洗过澡,将一瓶啤酒放在茶几上,然后自己抱着几罐啤酒回房。  一夜无眠,苏子歌是,展灏崇也是,房内房外,两个人各怀着心事。直到凌晨天蒙蒙发亮,展灏崇听到开门的声音,出来的时候,苏子歌已经不在了,茶几上的啤酒瓶也空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yzc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