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腹黑域主霸宠双面妻

第三十一章 南思收徒

腹黑域主霸宠双面妻 赤雪羽 2309 2018-01-12 17:45:48
  当南思正要走出阴狱时,看到两只庞大的阴虫和阴蛛向她走来,南思顿时感到一阵瑟缩,这两只阴虫与阴蛛攻击她时的画面依然历历在目。  南思正想要逃跑时,圣哲开口道:“你不必怕它们,它们只是来跟你道个别。”  南思闻言,奇怪的看了眼圣哲,她很想将圣哲看个究竟,奈何他总是戴着一个面具。  只见那两只阴虫与阴蛛走到南思的面前,阴蛛用前面的一只手拿着一个瓶子,随后便将那个瓶子扔给了南思,还不断比划着什么。  南思总是看不懂,阴虫便着急的走上前来,一同比划着,南思依然不懂,两只阴虫与阴蛛只好看向男子,男子无奈的解释道:“它们说,这瓶药膏是用它们的蚕丝和泌汁炼制的,可以解百毒,现在把它送给你,希望你不要再这么悲惨了。”  南思好笑的看着她面前的两只阴虫与阴蛛,又看向男子,道:“没想到你居然能听懂它们在说什么。”  男子露出一抹回忆的神色,道:“那是自然,我们在一起,大概有八十年的时间了吧。”  南思微微点点头,什么也没说。  对于南思来说,这一段在阴狱的日子尤为特别。在这里,她可以不用再躲躲藏藏,她可以抛去一切烦恼,甚至她已经忘记这里是那个让人闻风丧胆的阴狱了,在她看来,外界的世界,要比阴狱可怕的多。  而且,在阴狱内虽然只有他们四人是正常的,但现在她看到那两只阴虫与阴蛛时,似乎觉得它们其实也很可爱。  南思看着几人,眼睛从几人身上一一扫过,最终,转身离开了。就在南思转身的一瞬间,她的眼泪无声的从眼角划过。  当南思走出阴狱时,这阴狱不知何时又重新回到了无岸涯,她对阴狱狱主的滔天手段感到震惊,居然可以在自己毫无所觉的情况下移动整个阴狱。  这无岸涯,对于南思来说并没有那么陌生。无岸涯内的药材可是三大域内出了名的,无岸涯的药材品种十分齐全,并且每一株都是十分珍贵的。  但是,想要采到这些药材并不是那么容易的,因为这些药材都有灵怪的守护,这些灵怪生来便不凡,只是灵智不高,终身的任务便是守护这些药材。  而且,越是高档的药材,灵怪灵力越高强,所以想要取得这些药材,必须要有强大的实力。  南思自己便是一位医者,所以对于药材的需求自然是必不可少的,她记得她第一次来这无岸涯还是大长老带她来的。  那时候的她年岁很小,却已对医术表现出了绝佳的天赋了,她自小便爱收藏一些珍贵的药材,听说这无岸涯内的药材品质绝佳,便非要来一趟不可。  大长老无奈,又怕南思年岁太小,出什么事,便只好陪着她一起来了,想到这里,南思心中有一股浓重的哀伤,自己好蠢,当时月灵表现的那么明显,自己居然毫无条件的相信她,总是为她找各种借口,最终却害了那么多人。  南思想到大长老,鼻头亦是酸酸的,都是因为她,大长老才被囚禁起来了。  当南思看到被关在南家天狱内的大长老时,便已经明白,当时她能逃出来是大长老故意逃跑将月灵从寒洞中引出去,挪姿再去寒洞将自己换出去,这分明是她们已经计划好的,自己却什么都不知道,南思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将大长老和挪姿救出来。  南思看着无岸涯的周围,双手捏了道决,她的容貌立即发生了变化,现在的她,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子。  南思拿出一个最低等的灵戒戴上,这样便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低等灵戒虽然不像高等灵戒那样,既可以装很多东西,在必要时刻还能保护自己,但对于现在的南思来说,一个低等灵戒也是足够了的。  南思想,她现在既然来到了这无岸涯,那么便要多采集一些药材,多炼制一些丹药,不会再像上次那样,等自己需要药材时,才发现自己丝毫没有任何准备,这次,再也不会了。  就这么想着,南思不断的斩杀着这些灵怪,又收集了很多药材,忽然,她听到一个小孩子娇嫩的声音,抬眼看去,只见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正与一个灵怪搏斗着。  男孩灵力显然没有那灵怪那么高,身上一声白色衣袍已被鲜血浸透,但男孩依然拿着长剑不断与那灵怪厮杀着。  忽然,那灵怪似乎不耐烦了,长长的尾巴向男孩扫射过来,男孩将长剑插入那灵怪的尾巴,却丝毫没有用。  男孩闭紧双眼,全然已放弃了挣扎。  南思见状,捏一道决,只是轻轻向前一甩,那灵怪便暴毙了。男孩等了许久,并没有感到如期的痛楚到来,便睁开双眸,看到站在自己身旁的南思,男孩左右环顾一圈,并没有发现灵怪的身影。  抬头疑惑的看向南思,问道:“姐姐,是你帮我杀死的那灵怪么?”南思笑着点点头。  小男孩当即跪下,道:“谢姐姐救命之恩。”南思扶起男孩,问道:“你明明知道自己打不过那灵怪,为什么还要那么拼命呢?”  男孩眼眶微红,再次跪下,道:“姐姐,我的娘亲得了重病,需要用苛灵草治病,这灵怪是姐姐杀死的,理应给姐姐,但我娘很需要它,求姐姐将它让给我。”  南思双手扶起男孩,道:“你娘得了什么病,带我去看看?”男孩激动道:“姐姐,你是医者么?太好了,我带姐姐去。”南思点点头,便跟着男孩走了。  就在离南思和男孩不远的地方,一个男子看着这一幕,道了句:“有趣,你究竟是什么人?”  南思随着男孩进入一个破败不堪的庭院,还没走近,便听到一阵剧烈的咳嗽声,男孩急急跑过去,大喊一声:“娘!”  南思随后也走入房间,只见床上躺着一个面目苍白的妇人,妇人旁边坐着男孩,男孩满怀期待的看着南思。  南思走至床边,在床沿坐下,轻轻挽起妇人的衣袖,探了探脉,又轻抚妇人的眼睛,道:“不用担心,你娘的病能治好。”  男孩兴奋的跳下床,又要向南思下跪,南思连忙扶起男孩,道:“你不用向我下跪,如果不是你的坚持,我是不会救你的。”  男孩感激的点点头,道:“姐姐,你能收我为徒么?我想跟你学灵力,我要变得强大起来,保护母亲。”南思微愣,道:“你跟着我会很危险,所以我不能……”  男孩眼眶微红,死死拽着南思的衣袖,随后又下定决心般松开了,南思不忍,便道:“唉,好吧,但是我暂时不能将你带在身边,但是,我会教你一些修炼的要诀,还会给你一些功法,你要靠自己修炼,明白么?”  男孩使劲点着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yzc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