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将歌:三重欲孽

没脸没皮!

将歌:三重欲孽 河之 1028 2017-12-07 01:57:21
  清晨,阳光从窗户跑进来洒在我的脸上,将我唤醒。  刚一起床,就看看见卿未带着早点进门,熟练的将食盒中的早点、碗筷摆放好,朝我着走来。  一抹白的衣裳,比之前的赤黑衣裳少了几分妖孽感和陌生感,多了几分温和亲近的感觉。  精致的脸庞阳光映照下恍若冬日里的暖阳,嘴角微微上扬,开口道,“我做了些早点起来吃吧。”  屋外,遍布阳光,泥泞的路又重新回归最初的模样,被狂风吹落的些许落叶倒成了小路的点睛。  卿未拿着一件半丁香半纯白色的衣裳过来,放在梳妆台上,开口对我说道:“我看你似乎不是很喜欢红色的衣裳,便给你准备了这套。”  听他这么一说,我倒有点心慌意乱了。从他的救命之恩起,到他特意给我找合心意的衣裳,受了他这么多恩惠,我却不知道怎么回报他,到现在为止我还在麻烦他。  “其实,你不用特意给我准备的,今天我就要回去了。”那日从悬崖掉下的那座山,附近人烟稀少,他为我准备这件衣裳怕是要走不远才能找的到吧,那日我只不过说了句没有别的衣裳,他便记在心上了,也是难为他了。  “既然我拿来了你就穿上吧。”  我放下碗筷,走去梳妆台拿起那件衣裳朝身上对比了一下,尺寸刚好,衣裳裙摆出的丁香色往上淡化,到腰部淡化成淡淡的藕色,几朵白色的金银花在裙摆若隐若现,落落大方。  “你换上吧,我先出去了。”卿未说道,看到我点头便出去了。  “嘎吱嘎吱”的开门声响起,卿未转过身视线落在我身上,一缕燕尾垂于肩,翠色的流苏发钗在耳畔飘飘摇摇,裙摆的花儿随着脚步的移动一开一合,并非倾国倾城的容貌,在门开的那一刻意外的迷人,也许是因为光线的问题。  卿未盯着看了许久,我突然发觉了些什么,脸微红着,撇过头有些结巴的说:“怎……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卿未瞬间意识到自己这么盯着别人看的确不好,立马转移话题,“你这垂鬟分肖髻搭这衣裳不错。”  我摸了摸这发式,开心的笑到,“是吗?我也觉的。”  “你要枇杷吗?”卿未指着门前的枇杷树,有补充道,“这枇杷的果儿很甜,你拿点回去吧,我一个人也吃不了这么多。”  的确,这势头倒似戴复古的‘摘尽枇杷一树金’。  打小我就喜吃枇杷,每到吃枇杷的季节家里就得买许多枇杷回来,生吃,做成糖水吃或者枇杷膏,这枇杷成熟的季节里我得吃相当整整一棵树的果儿。  反正他一个人的确也吃不了那么多,到时候也是浪费,还不如我拿回去做成膏到时候我再给他点,这样枇杷没有浪费,俩人都能吃上这儿枇杷,我的吃的那些枇杷,就算是我帮他做枇杷膏的犒劳了。然后我就这样没脸没皮的答应了下来,又在这吃在这住,穿他的衣裳,又拿了他家的枇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yzc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