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男盆友,你长得好看又有钱就行了

第二十章 过夜

  宋之柔脱掉身上的外套,露出白色的小背心,然后扯掉了头上的发饰,一头海藻般浓密的头发一顷而下。  她朝梁栖鴉眨了下眼睛,然后跟着节奏扭动起了腰肢,与蒋菘时而分开时而紧贴,张力十足的动作完全看不出来这两个家伙是这两个星期才偷学的。  梁栖鴉看的津津有味,她一会给宋之柔蒋菘吹口哨,一会按着节奏打起了拍子,顾清徐在抬头的间隙看见她的模样,薄薄的嘴唇微微向上翘。  直到他看见一双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搭在了梁栖鴉的肩上,他瞬间表情凝固变冷,低下了头去,刚刚因为梁栖鴉而有一丝笑意的他,现在又恢复了冷意十足的模样。  被搭上肩膀的梁栖鴉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人在耳朵边说了一句话。  “挺开心的啊。”  她转过头去和谢坜对视,眼里的笑意就像是满天的繁星:“阿坜!”  此刻就算是有再多的不满谢坜都无视了,他坐在沙发的靠背上,一手揣着兜,一手撩起梁栖鴉微微有点发黄的头发把玩。  终于音乐结束,蒋菘和宋之柔额头上带着汗珠击了个掌,坐在了地上。  “哇哦~~”梁栖鴉朝这两个人比了个心“好好看哦!”  “那是!”蒋菘傲娇的撩了撩头发,然后看向谢坜朝他比了个大拇指:“阿坜,可以啊!”  谢坜那比正常人深邃的眼睛看了这几个小混蛋一眼,在场的人都后背一凉,打了个哆嗦:“这招用太多,小心用完。”  切,谁怕你!有小西在手,还怕你不出手?!蒋菘和宋之柔暗搓搓交流了下心得。  来的时候已经接近下午了,加上梁栖鴉从下车就睡到了傍晚,然后又有顾二姐那么一出,现在时间已近不早了。  梁栖鴉身体不好,每天晚上睡觉的时间是固定的,顾清徐抬手看了一下时间,然后走到蒋菘的身边,用脚踢了一下他:“我们睡哪?”  “你和小西为什么总是用脚踢我!”蒋菘不满的在地上打了个滚。  刚好滚到了宋之柔的旁边,她抬起修长的腿用力的又把蒋菘踢到了另外一边:“快点说!”  “……”蒋菘翻了个白眼,指了指楼上。“上面有房间,难不成你们还要跑出去巧遇顾二姐?!”  楼上有五个房间,宋之柔第一个冲了上去,她刚刚跳了歌舞,一身的汗,难受的很。  谢坜走到沙发前面抱起梁栖鴉,也上了楼,顾清徐看了一眼他们的背影也默默的跟了上去。  蒋菘是个夜猫子,现在他的神经末梢都是兴奋的,他抄起游戏手柄继续战斗去了。  梁栖鴉洗漱出来单脚跳到了床前,发现谢坜正躺在上面看书,她嫌弃的看了一眼床上的美少年:“你洗澡了吗?干嘛睡我床上!”  谢坜抬起头长长的睫毛在他脸上投下阴影,脸上的表情被暖暖的床头灯打的有些虚:“以后少丢下我。”  他站起来扶着梁栖鴉坐下,然后从桌子上拿起吹风筒,手指插入她的头发里撩起头发。  被谢坜身体阴影覆盖的梁栖鴉嘟囔这说:“我看你当时也挺高兴的。”  表面上被世人羡慕的谢家其实暗流涌动,谢爸爸是个圆滑而又风趣的中年富商,但是在家里却专制独裁,而且情人无数。  谢妈妈是德国贵族后裔,虽然长得美不说还很温柔大方,但是却比谢爸爸拥有更多的情人,谢哥哥和谢姐姐也和谢坜一样,早早就练就了两幅面孔的本事。  因为有钱人家特别是非常有钱的人家的孩子一般都不会太好过,他们比一般人要更早的见识到了这个世界的真面目,心智超前的成熟。  所以谢坜一直是在外人面前得体有理,在梁栖鴉他们面前却冷着面孔,梁栖鴉虽然理解他,但是有时候也会说他两句。  举着吹风筒的谢坜停了下来,他摸了摸梁栖鴉全干的头发,坐在了她身边:“我不高兴。”  “你为什么不跳级呀,白瞎你的智商。”梁栖鴉强行跳了个话题。  “为什么要跳级?”  “一般高智商不都这么干嘛!”  “没兴趣。”谢坜放下手里的吹风筒,看了一眼这个左顾而言他的家伙,才十岁,太小了,智商又低,自己要是跳了级,她什么时候才能追的上自己?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我还想跳级呢!”梁栖鴉爬上床,闷闷不乐的说。  梁行至给她定下了规矩,小学在家里上,初中了才能到学校里,她在家里快要闷坏了。  谢坜知道这个事,梁行至是怕孙女的残疾给她上学带来不便,学校照顾不到,一直舍不得让她去上学。  他给梁栖鴉改好被子,把床头灯的亮度调低:“智商是个硬伤,不要强求。”  我去!梁栖鴉瞪着谢坜不满的说:“不知道是谁还说过我是和你一样的人!”  谢坜拖过一旁的躺椅,他伸着大长腿躺了下去,偏过头去看气鼓鼓的梁栖鴉,挑衅的笑了一下:“我记得我说的是思维。”  “那不是一个意思吗?”  “你还小,不宜讨论这个。”谢坜闭上了眼睛。  小你大爷!要不要这么瞧不起人?!明天她问度娘去!梁栖鴉朝他挥了挥拳头,不满的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一大早,宋之柔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用手擦掉眼角的泪水,在家她是绝对不能做这样粗鲁的动作的,所以逮着机会她就放松一下自己,不过她伸到一半的懒腰被楼梯口的人吓了一跳。  “阿徐,你在这里做什么?”  顾清徐靠着木制的楼梯扶手,抬头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这个时候谢坜打开了房门走了出来,宋之柔朝他挥了挥爪子:“早。”  “小西呢?”顾清徐朝谢坜的身后看去。  “没睡醒。”谢坜轻轻的把房门带上,绕过他们两个就要下楼。  宋之柔跟了上去,拍了拍谢坜的肩膀,感叹道:“你简直比张阿姨还周到。”  梁栖鴉睡觉有个坏毛病,喜欢踢被子和乱动,在家的时候张阿姨要起夜很多次给她盖被子,调温度,不然就她那个身子骨很容易就会发烧感冒。  之前宋之柔和她一起睡过觉,不能睡不说还得操碎了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yzc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