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夏夜星海有梦

第二十一章 你……这是要撵我走吗 (4)

夏夜星海有梦 飘叶恋根 2033 2017-12-07 00:57:15
  除了一句带着疑问语气的话之外,他笔直的身躯挡在夏梦面前,高大细长的身影萧萧如松下风,轩轩似朝霞举。他始终是一副面无表情,波澜不惊的样子,湛蓝深邃的眸子无人能懂。  他就站在离夏梦一米开外,这是夏梦给他规定的。他个头太高太魁梧,如果站得太近的话会衬得夏梦娇小无能,她还得时刻仰头跟他说话,而他却要俯视看她。这样的画面怎么看都不舒服,都觉得别扭。就好像古代皇上大臣,一个万人敬仰,一个马首是瞻。她才不喜欢这样,在她心里只有两个字:平等。  看着他那副平静如水的面容,夏梦表示无趣。大爷,奴家可没欠您银两啊。大爷,您家被株连九族了吗?哼,死星海,我夏梦跟你近日无仇往日无冤的,能不能别总是绷着一张臭脸?风吹不动,云飘不走的磅礴气势,说不定天崩地裂了,他照样能泰然自若的面对。唉,真是服了他了。  夏梦抹了抹脸上的泪水,山坡上的风已经帮她擦干了,都不用她动手。真没劲儿,夏梦意兴阑珊地双手撑着膝盖,刚起来一半,“啊~哦……”  星海转身正准备抬脚往前,忽听身后一声疼痛的呻吟,他侧身回眸。只见夏梦用手托着小腿肚,咧着嘴,唏嘘不已地重新蹲了回去,看样子很难受。  他额间微蹙,漂亮的羽睫轻轻颤动了一下,愣了几秒,这才唇齿轻启道,“你怎么了?”  “腿、抽、筋~”夏梦一个字一个字地从嘴里吐了出来,疼的她只能蹲着,动都不敢动。  原来是腿抽筋了,他以为是什么大问题呢,终于眉目舒展开来,给夏梦传授起经验来了,“你可能是走路时间过长了,下肢过度疲劳,所以腿才会抽筋。”  夏梦瞥了星海一眼,“什么叫可能啊,本来就是。姑奶奶我在山上跑来跑去的找你,嗓子都快喊破了,我要不蹲这儿掉眼泪,能这样嘛。全都怪你,哼!”  星海没有接她的话茬,而是继续他的独门经验,“坐下!”  啊,坐下,坐下干什么?夏梦在心里想,她有点懵,禁不住问出口,“干嘛?”  “不想继续疼,就照我的话做。”  星海的言语里有种命令似的口吻,但听上去又不太像,夏梦不情愿地一屁股墩坐在地上,心想着我倒是要看看你怎样把我的腿抽筋治好。  “身体向前倾,直到你的下巴能够到膝盖,然后用你的右手去拉你的右脚趾,腿弯处的关节部分快速伸直。记住,是快速。”  呵,还有温馨提示啊。快速,得多快呀?夏梦照着星海给她的方法,试着做了起来。  “啊哟,啊呀,哟哟哟~”夏梦疼的直叫,“什么啊,你忽悠我呢吧?”  孺子不可教也,星海都说到这份上了,夏梦你能不能坚持一下。而且刚才不是说要快速伸直嘛,你喜欢疼,人家有什么办法,难不成让人亲手教你?  星海连连摇头,“照我说的,快速伸直腿弯关节。如果你连这点都做不到,那恕我无能为力。”  还恕你无能为力呢,我就不信你还能见死不救,让我今晚在山上过一宿?夏梦想着,又开始叫疼了。  “不行啊,哎哟~疼死了。星海,我叫你一声大哥,大哥你行行好吧,给我来个长痛不如短痛吧。”  夏梦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看看星海究竟作何反应,看着他那副唉声叹气的表情,好像在说真拿你没办法,这么简单的动作都做不来,笨死了。夏梦嘴角一扯,差点笑出声来,还好她趁星海不注意把头埋进了膝盖里偷乐。  星海扔下肩上的白狼,连鞋也一块儿抛在地上,大步上前动作迅速。他一只手扶着夏梦的膝盖,一只手抬起夏梦的脚后跟,“有点疼,你忍一忍。”  只听膝盖关节处‘啪’的一声,夏梦的右腿被星海拉直了,她还没有感受疼痛的滋味,只几秒的时间就瞬间恢复正常了。夏梦刚刚被他握着脚后跟,看他那副发力的样子,以为会很疼,夏梦紧张的把手攥成了拳头。没想到这么快就不疼了,而且他的手法很为妙,本已经为疼做好了准备的,结果啥事也没有。  “疼不疼?”  “不疼,一点都不疼呢。”夏梦兴奋地说,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脸,竟然忍不住附上前蜻蜓点水般地亲了一下。  突然的动作,突然来的亲昵,星海单膝蹲在地上呆住了。他是被小丫头给调戏了,还是那小丫头喜欢他。虽然他平时看起来总让人琢磨不透,冰冰冷冷,但事实上他怎么会不懂那丫头的意思。  然而夏梦亲了星海的脸庞,娇羞地一骨碌爬起来,独自朝山下跑走了,留下山上一个怔怔的背影。这是她第一次情不自禁地去主动亲异性。冲动过了又觉得不可思议。脸红心跳的感觉,又让她想起了柴房里那一幕。  星海把她从掉落的柴堆里救了出来,险些被飞下来的柴捆子伤到。他把她揽入怀中护在身下,像是护着一只受惊的小鸟。那时候他们没有距离,负距离的感觉就像现在这样,莫名的冲动,又莫名的傻笑。朦朦胧胧的感情,十八岁的她不知情为何物,烦恼成灾。  她不会真的动格儿,喜欢上星海了吧?夏梦背站在一个矮坎儿下,有点不敢相信地摸着自己滚烫的脸,平复着极为复杂的心情。  自从今儿黄昏,他们摔倒在路边花丛中,她一不小心就亲上了他的嘴。她也没成想,会摔的这么巧,天意难违啊。猝不及防的吻,都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呢,现在回味起来,什么感觉也没有,只有脸红心跳。  所以她就不知不觉的胆儿肥了?控制不住的让自己的感情暴露,也不问问人家什么感受。还真是自己种的白菜,自己拱,呵,真有意思。都说兔子不吃窝边草,她可好吃的麻麻香。吹着山风,想着心事,一切都回归正常,她甩着胳膊起身准备回家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yzc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