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能超术 隐天秘闻录

第五十七章 密道血人3

隐天秘闻录 雪色梦羽 2159 2018-01-13 23:54:40
  “他是……”马披荆哽咽道:“他不是我哥对不对?”看着马披荆希冀的目光,晓春、牛大峰和默默欲言又止。  “不可能的,他怎么会是我哥?”马披荆泪水溢满眼眶,他难以相信眼前这个人不人鬼不鬼已经面目全非的血人是他的哥哥,他拉着晓春的手道:“我没有杀了我哥?是……默默……那一支箭。是……是我。呜呜呜~”  晓春心思千回百转:“他很痛苦。”大峰和默默在一旁看着,他这时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面露不忍。  马披荆松开手,泪流不止,他失魂落魄地跪在白斩棘身边,心灰意冷地抱着哥哥的头哽咽道:“很痛苦吧。哥,我带你回家。”手伸向白斩棘,可那支离破碎一身血肉的身上根本无从下手,也不可能放得了东西,他精神涣散反复低喃:“哥的木牌……我哥的木牌……”  晓春闭起眼睛,蹲在白斩棘身边握住他唯一的一只血手,片刻后起身走向密道一个角落,捡起一块染满鲜血的牌子交给马披荆。  马披荆拿出他的那一块儿,紧紧握住两枚木牌,俯首在哥哥头顶上,依旧哽咽着道:“谢谢……我会把这里遇到的情况告诉执事们。如果你们还打算继续走这条路……多保重。”两团光瞬间将密道照得大亮。  牛大峰拢了拢被白斩棘抓破的袖子,遮挡住手臂上的伤口,轻叹一声,取出木牌道:“这条路任平已经先闯过,怕是没什么能让我们历练的了。虽然有些遗憾,但这里最大的危险就是他,我们恐怕对付不了。捏碎木牌,我们也一起离开吧。”  晓春和默默闻言一起取出木牌,依牛大峰所言运气将之捏碎。  然而下一刻光亮之中晓春只见牛大峰将木牌又放回怀里,站在光圈之外目送他和默默。“大峰哥?”他不禁惊呼出声,心怦怦猛烈跳动起来,惶恐不安地看着牛大峰,大峰哥他不打算离开?他张口欲言,还没问出口已经消失在密道里。  光亮消失,牛大峰扛起大刀哼着歌,走向密道深处。  云落尘带着阵法堂的弟子守候在圣湖岸边。15位训练者进入秘境不多时其中一位便吓得哆哆嗦嗦跑了回来。众弟子小声议论着此事。隐天阁秘境难度一向不大,又有木牌虽时可退,有人被吓跑倒是历次训练中极少发生的。不过毕竟跑出来的这位同门胆小之名也是众人皆知的,大家倒也不意外,纷纷猜测着下一个主动出来的人会是谁。  一道亮光再次闪烁,却是让圣湖岸边众人瞬间陷入慌乱。  马披荆抱着一个浑身鲜血已经看不出人形的人出现在众人视线中。他猛然抬起头,两眼发直,似受了惊吓,整个人像筛子一样颤抖起来。云落尘出现在视野里,双眼出现了焦距,登时失声痛哭起来。  马披荆紧紧抱着怀里的哥哥凄厉道:“他是魔鬼~他把我哥哥弄成了这个样子!”  这是白斩棘?圣湖边众弟子如受了晴天霹雳一般,视线都聚集在浑身血色的白斩棘身上。  “落尘执事,任平!他是个魔鬼!哇~呜呜呜……”仇恨像凶兽一般啃食着马披荆的内心。  “任平?”任平身份有异,他既然留在这里一定有目的,几位执事和阁主都料定他会安分下来,但是他现在却突然暴露身份?还是说……他没料到会被人发现?  他如何把白斩棘伤成这样的。云落尘忙上前查看白斩棘的情况。不看时还是吃惊,看了之后却是倍感惊悚。白斩棘浑身浴血,却是因皮肤被毁所制,其实体内血液几乎已经流干了。  “任平怎么把斩棘弄成这样的?”马披荆情绪难平,呜呜咽咽说出的话,众人一个字也没能听明白。  岸边亮光再次闪烁起来,众人目光齐聚那一个亮点,心紧绷着,惟恐再看到另一个浑身浴血的同门。  “落尘执事!大峰哥他骗我和默默捏碎木牌之后自己顺着密道走了。我怀疑他是去找任平了!”晓春脚一落地,忙冲到云落尘面前,顾不得地位尊卑抓住他的手臂急声禀报道。  “你冷静点。你看看马披荆这个样子,你也慌慌张张的,谁来把话说清楚。”云落尘蹙眉安抚道。  晓春闻言才看到旁边抱着哥哥浑身颤抖痛哭的马披荆。他闭上眼睛做了几次深呼吸,再次开口道:“我们进入秘境就陷入幻觉。醒来发现任平和白大哥不见了。之后突然传来白大哥的惊呼声,马大哥寻声追去。等我们按照分配好的大门也进入那个密道之后,突然就见到一个血人掐着马大哥的脖子从里面走了出来。我们跟他打斗了半晌。白大哥……临终前突然大喊任平是个魔鬼,所以我们猜测他是因为任平才变成这样的。”  “你是说,斩棘变成这样之后仍然活动自如,还和你们打了一架?”云落尘颇为不解,白斩棘这个样子,可不是皮肤受损后慢慢失血过多。按理说,他伤成这样,本该当场毙命。  “不仅活动自如。而且他的力道变大了几倍。落尘执事,我们再进一次秘境吧?先抓了任平,免得他祸害秘境里的其他人……”  白大娘和马大叔此刻也已经闻讯赶来,虽然已经大致了解到情况。但亲眼见到一个儿子面目全非,另一个儿子痛不欲生的模样。他们瞬间肝胆俱裂。  “落尘执事!哪个混蛋害的我儿如此?我要他百倍偿还!”马大叔厉声怒喝。白大娘则揽着自己两个儿子,不住地哭泣。  “落尘执事,我们再回去救马大哥吧?”晓春急声询问。  云落尘揉着太阳穴,做出手势要众人安静,他沉声道:“秘境允许进入的时间已经过了。我们进不去,现在只能等他们捏碎木牌出来。任平他出来之后也必然现身这里,加派人手,守住这里一旦发现他出来,立即围捕。你们都不要再围着白斩棘,现在不知他因何变得如此,我需要检查一下他的身体。”  “我们就这么坐以待毙?密道里的同门……”  “进入秘境一旦开放时间过去,就只能等待他们自己出来。可是任平怎么会在秘境里动手。”云落尘也非常担心剩下的弟子。尤其是里面还有他的亲人。“他选择在秘境动手,我们无法干涉。难道是……冲着慕月去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yzc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