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古代耽美 妖王大人,结个道友可好

第三十二章 你可愿意与我双修

  灵初转过头,不再想灵清如何如何,看向狐妖,向他走了过去,举起仙剑剑指那妖。  狐妖看着气势完全与刚刚完全不同的灵初,心下有些吃惊。他从进这封魔殿的那一刻就知道,自己此一世是不可能再活着出去了,唯一的下场就是成为道盟弟子的陪练,然后在某一次力竭不敌之时被一剑刺死。  反正都要死了,不如抓个道士做垫背的。  狐妖从角落里走了出来,盯着灵初。  狐妖,妖物中最是魅惑、最是狡猾,化成人形也是无不是人间寻常人少有的勾魂摄魄的美色。灵初还是守不住自己的表情,他看到一个那样一个美的如画中人的人物走过来的时候,眼睛微微动了两下。  他从来都不是一个不为美色所动的人,他当初会愿意与魇狱在一起,若非美色诱因,单单凭着救命之恩,哪有可能。  灵清将手搭在灵初肩上,说:“这是媚术,你自己注意一点,我要出去了,出去之后我就会解开他身上的封印,你自己当心。”  灵初定定神,点点头。  灵清出了结界,随手在令牌上划了几道,解开了狐妖身上的封印。  灵初举着剑等着狐妖来攻,但是那狐妖好像没有被解开封印一样,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一双凤眸似是勾引又似是畏惧的看着他。  灵初轻轻抿着嘴唇,先发制人,一剑向狐妖刺去,那狐妖只是向后退着,被剑抵着脖子,也只是微微抬起下巴,露出雪白脖颈。直到退无可退,到了结界边缘才停了下来。  灵初看着从那雪白的脖颈上被自己的剑刺破的皮肤,细细的血珠顺着颈线流到了锁骨,然后末入衣服,消失不见。  狐妖偏过头,蹙起眉头,似是在等死一般闭上眼睛,薄薄的眼皮覆上那宛如流光的眼眸,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  灵初握紧手中的剑,他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一只会媚术,曾经罪恶滔天的狐妖,但是媚术之所以为媚术,就是因为即便心下一清二楚,但是还是下不去手,不知是心不由己,还是身不由己。  灵初双手握住剑,努力的想刺下去,但是他的手好像违背他的意志一样,战战巍巍的始终刺不下去。  灵初立刻收剑,脚尖一点,凌空向后迅速退去。  那狐妖睁开眼看向灵初,笑了起来,仿若罂粟一般,清丽,无辜但又妖艳,魅惑,带着剧毒,让人受用不起。  灵初随意的在自己的道袍上扯下一段,蒙上自己的眼睛,咬咬舌尖,让自己清醒几分,感受着狐妖的生气,举剑刺了过去。那狐妖看到灵初为了抗住自己的媚术,竟然蒙上了眼睛,微微张开嘴,一股淡紫色的烟雾从他的嘴巴里流动了出来。  闪身躲开灵初刺过来的剑气,揉揉自己的肩背,可是好久没有活动活动筋骨了,就陪这小道士玩玩。狐妖上下打量着灵初,这小道士年级尚小,估计还是个雏儿,这就好玩了~  灵初没有管狐妖在想什么,蒙住了眼睛,果然媚术的影响就大大的减弱,一剑毫无犹豫的刺了出去。  狐妖猛地向后退去,但是这次灵初手中的剑没有收手,直直的刺了下去,狐妖没有完全躲开,在肩头被重重的划了一道,狐妖捂着肩膀脚步连连的后退。  灵初没有给他喘息的时间,‘唰唰唰’接连几剑挥了过去,狐妖勉强接了急招,却觉得力不从心,又被灵初剑气伤了几次。  他喘息着向后退去,这小道士比自己以为的要厉害许多。狐妖咬咬牙,又是一股深紫色烟雾从嘴中喷了出来,刚刚还只是有些许泛紫的结界,一下子色泽浓郁了起来,夹杂着浓郁的幽香,让灵初手中的剑又顿了下来。  灵初只觉得自己鼻尖缭绕着一股说不出的香味,浓郁厚重的让他心烦气躁。他扯下蒙在眼上的布,看了一眼周围,结界被一片紫色的浓雾笼罩着,根本看不清狐妖在哪里。  但是这对灵初来说根本不是问题,狐妖遮掩不住自己的生气,对灵初而言就无所遁形。使些烟雾就想障住他,未免太小瞧他了。  灵初一剑向狐妖的方向挥去,剑气所至之处,雾气顿开,待剑气消失,雾气回笼,也不知砍没砍中,伤没伤到那狐妖。  突然灵初的心脏狠狠的跳动了两下,灵初蹙起眉,捂住心脏,这烟雾有问题!  他急忙运气闭息,暗骂自己傻,明知这狐妖罪恶滔天,手中的手段又怎么会少,竟然看他妖力不高,便轻敌了。  灵初觉得心跳的越来越快,知道自己现在就算是闭息,可能也晚了。只觉得身上又冷又热,不由自主的腿软,一手拄着剑,慢慢跪了下去。  迷雾中传来狐妖得意的一声:“小道士,你给我倒下吧~”  灵初听到小道士两声,微微的动了两下,彻底的倒了下去。  感觉眼前站了一个人,他努力的睁开眼睛,看到来人后微微吃了一惊,双手想撑起,但是又倒了下去。  灵初原本绷得紧紧的面无表情的脸,微微动了起来,一副动容的样子。  “雁公子?”  魇狱蹲下看着倒在地上的灵初,戳戳他的眉心,眼中带着戏谑的看着他:“笨道士,这就趴下了?离开我几月,一点长进都没有。”  灵初双手放松,有魇狱在这里就好了。  但是魇狱好像没有发现狐妖一样,只是蹲在灵初面前,抚弄他的头发,挑起一缕,拿到鼻子下轻嗅。  “你头发长长了不少,我初见你时,才堪堪过肩而已。”  灵初握住魇狱的手,细细的看着魇狱的眉眼,无一不精致,但并没有狐妖美的蛊惑人心,因为这是人的脸。他知道这眉眼真正的主人早就逝了,魇狱不是这个样子。  犹豫几下,他将魇狱的手放开,真正的魇狱是个妖,他心里分的清楚。  魇狱看他松开自己的手,眼中带了些微微的悲伤,“小道士,你愿意与我结为道友,双修么?”  灵初闭上眼,只觉得因着魇狱这一声心跳的越发厉害了。  魇狱顺着灵初发丝缓缓的向下抚摸,在脖颈出轻抚两下,食指挑开灵初的衣襟伸了进去,顺着脊椎在灵初背上抚摸而下。  灵初原本又冷又热的身体被摸的更加发软,只觉得魇狱手抚摸过的地方发热了起来。  “我不愿意!”

一月初九月末

嗯嗯,这周周末没事干,多写点,要是够得话,可以一天更两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yzc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