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残王的调皮妃

第十六章 生气了

残王的调皮妃 默默怀念你 2105 2018-01-14 13:43:53
  “臭白玉,臭白玉,”牛乐乐一边走一边碎碎念,今天白玉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放自己一天假,想起刚刚白玉按住自己的肩膀郑重其事的样子,好不奇怪,  “乐乐,这两天照顾我辛苦你了,今天你就不用辛苦啦,出去玩吧,就当我给你放一天假,”白玉说的郑重其事的说,  牛乐乐才不信白玉会那么好,他今天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一个敌国太子,如果我能跟踪他,发现他的秘密,然后告诉慕容白,然后慕容白就会对我产生好感。。。”牛乐乐被自己的想法折服,手捂住发红的脸,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看到牛乐乐扭扭捏捏的傻笑,好生奇怪。  感觉到周围人的目光,牛乐乐尴尬的咳嗽几声,整理整理衣服赶紧走开。  找人也是一门技术,不过这个难不倒牛乐乐,早在早上白玉说完话,她就在白玉身上撒上香粉,这个粉常人是闻不到味道的,但是会吸引金凤蝶,这也是牛乐乐曾经跟踪师傅泡妞的时候偶然发现的,嘻嘻,九峰山上正在重建房子的某人,“阿嚏,”  “小蝶啊小蝶,我养你这么久,是时候展现你的有点了,事成之后我会给你找媳妇的,”金凤蝶一阵恶寒,牛乐乐放飞金凤蝶就马上跟了上去,  这边白玉还不知道自己被跟踪了已经,今天要去见慕容白,只能给那个小妮子放个假,就是不想要两个人见面,一想到两个人见面会发生的事,白玉心里就莫名的发闷,  “童,慕容白倒是很有兴致,选了个这么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倒是符合本宫的气质,”  “是,太子,”  “是本宫的魅力太大么,这蝴蝶都围着,这蝴蝶真漂亮,”小童也是很无奈,自己太子真的是太能吹捧自己了,根本不需要别人来夸,  不远处的树丛里,一个奇怪的身影躲着,拿着两个树枝挡着自己,不是别人,就是牛乐乐,  “这白玉真是臭屁,这么美的景色真是浪费,不过他来这干嘛,”  忘忧亭中,一个带着面具的男子悠闲的喝着茶,好像在等着谁,  “白,等很久了么,”  “知道还问,你这太子是出门需要梳妆打扮么,真是磨蹭,”  “还不是为了你,”白玉拉了拉衣服坐下,这个人真是,等一会就这么不耐烦,这儿多年的朋友自己是怎么忍下来的,  看清到白玉对面的人之后,牛乐乐不淡定了,臭白玉,明知道自己对慕容白的心思,怪不得今天给自己放了一天假,这人是故意不让自己见慕容白的,牛乐乐咬牙切齿的,想到这,牛乐乐想把白玉宰了的心都有了,好不容易今天能见到了想见的人,  “白,今天是怎么了,叫我出来,想我了么,”看着白玉一脸臭屁样,慕容白早就习惯,  “白玉,百花宴就要开始了,今年,我那个大哥可能还会做同样的事,厌了,”慕容白回忆起往年的宴会场景,不禁闭上眼睛,  “白,你不是应该习惯了么,像慕容博那样的人何必在意,别告诉我今天找我出来就是喝酒的,”白玉知道慕容白心里的苦,可是即使是好友,他也对此无能为力,牛乐乐听完心里也一阵疼,她的慕容白过得好辛苦,  “白玉,我知道你手里有一个人可以制作人皮面具,借我怎么样,今年我想拉一个人代替我去参宴,”  “白,不是我不借,百花宴马上就要开始了,你也知道我这个太子不好做,我那个后母正在找机会拉我下马,那个能做面具的人强两天因为我受了伤,现在还躺在床上,现在让他做他也做不出来,”慕容白听此,眉头皱得更深,今年也躲不过去么,  不远处的牛乐乐听了,心里暗想,面具是么,我也能做啊,可是,我要是说我能做的话,慕容白是不是就不会去参加宴会了,那我怎么见他,不行,不能坐以待毙,  听到树丛传来沙沙的响声,慕容白警觉,“谁在哪,”白玉也吓了一跳,牛乐乐站起身冲着白玉跑了过去,  “公子,原来你在这啊,让我一顿好找,你让我和女儿家的老板娘谈的我都谈好了,给你找好姑娘了,哎呀,二皇子也在啊,”牛乐乐假装刚来的样子,其实心里不知道是有多紧张,尤其是见到了慕容白之后,白玉惊讶了,这丫头是怎么找来的,不是放她一天假的么,居然还是让他找来了,难道她知道我要见慕容白么,还有,他什么时候说要去女儿家过夜了,这丫头说谎都不打草稿么,白玉想到这,心里又开始烦闷,慕容白看着牛乐乐,不知道在想什么,空气突然间就安静下来了,  “我们刚才说的你都听见了,”慕容白问道,  “啊,我刚来,你们都说什么了,”牛乐乐一脸人畜无害的样子,打死她都不能承认,  一阵风吹过,慕容白手掐上牛乐乐的脖子,白玉也吓了一跳,“白,”  “刚才的话,你不准给我说出去,如果让我知道你告密,我可就不会像上次那样饶过你,”慕容白恶狠狠地说道,牛乐乐机械性地点了点头,慕容白看牛乐乐脸发白手才松开,  “白,你是不是过分了,”白玉扶住牛乐乐,慕容白没有回答,转身就走开了,白玉还想争辩什么,牛乐乐赶紧拦住,  “公子,本来就是我的错,不该偷听你们的讲话,”  “你,牛乐乐你可以,百花宴之前你都不用来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说完,气呼呼的带着侍从离开,这丫头,我是在帮你好么,为了慕容白你至于这么忍让么,白玉心里又是一阵烦闷,  “童,暗中保护那个丫头回家,”  “是,”  无忧亭中,牛乐乐心情低沉,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就是偷听么,好像所有人都很生气的样子,慕容白情绪竟然这么激动,我是不是让他很生气啊,牛乐乐颓废的坐在那,头一次觉得自己是个惹祸精,手抚上脖子,被慕容白掐的很痛,但是牛乐乐也没有觉得怎么样,远远不及心里的痛,她还是心疼慕容白多一点的。至于白玉那边,牛乐乐倒是很开心不用去当丫鬟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yzc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