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断夏秋续

第十六章 2008 秋续 海棠花(5)

断夏秋续 时光回收站 3183 2018-01-13 23:24:21
  “老板,那本杂志怎么没有印刷呢?”白晓尘找遍整间书店都没发现那本杂志。  “哦,你说的那本连载小说的杂志啊,听说出版社打算单独出那本书,不在这本杂志上连载了,所以那本杂志也要重印。”老板一边整理书籍一边说道。  什么?要单独出书了?白晓尘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意味着他要成为一名有名的作家了,以后在全国都有机会去宣传他的作品,也会不断的有出版社找他签约。  没人知道他每个日日夜夜苦思冥想的日子,没人知道他付出了多少努力,只有顾暖风知道。顾暖风知道他消失的整个夏天,知道他把写好小说的纸撕碎时的崩溃,知道他被杂志社催稿时的样子,知道他把一本本厚厚的笔记本扔进垃圾桶时的无奈,知道他把几万字的小说重新写过时的心酸。  以前每个章节小说都是顾暖风帮忙画的插画,现在不用了,到时候会有专门的人员帮百晓尘设计封面和图画内容。  “恭喜你。”顾暖风笑着对他说,看到他的成功自己比谁都开心。  好像接连不断下了好久好久的雨天终于停了,露出明媚的阳光和斑斓的彩虹。像干旱了不知道多少个日日夜夜的撒哈拉沙漠迎来一场暴风雨,然后沉睡几十年的青草种子发芽,铺满整个沙漠。多少个夜晚白晓尘都在想自己的书有一天会单独出现在大大小小的书店热销榜首,然后开一场自己的新书发布会,为喜欢自己的粉丝签名,尽管可能会签的歪歪扭扭,不好看。他记得对戚小虎说过,迟早有一天你会在热销书榜上看到我的名字。然后指着那本书对她说,那就是我写的。  “走,我去道馆等你,我们比一场,好久没和你切磋,不知道你的武艺进步没。”顾暖风好久没和他一起运动了。  “好,我等这一天很久了,我也要赢一次。”  从小顾暖风就是跆拳道的高手,唯一可以和他打的就只有白晓尘,顾暖风还是前几年的市里跆拳道冠军。几个回合下来,两个人都没分出胜负,然后大汗淋漓的坐在地上。顾暖风眼里闪过一丝从未有过的坚决,但依旧面无表情地说:“我喜欢戚小虎。”说完就丢下拳套离开了。留下在原地坐着发呆的白晓尘。  天空忽然飘下鹅毛般的大雪,绿川好久都没下过那么大的雪了。白晓尘一个人行走在霓虹灯照射下的绿川,不远处的那对情侣正手牵手穿过车流稀少的马路,商店前的小男孩因为跑得太快而摔倒在地上,衣服沾到地上的雪花。他一遍又一遍的回想起在道馆里顾暖风说的那句“我喜欢戚小虎”,一抬头就有雪花飘落在脸上,刺骨的冷。渐渐的又融化成水,和泪水混在一起,分不清哪滴是泪水,哪滴是雪水,因为它们的温度都那么的相似。  很多人都看出来了,顾暖风和白晓尘最近像是仇人一样,两个人谁都不理谁,像是一夜之间变成陌生人。吃饭不在一起,回家也不在一起。顾暖风在学校住宿一个月左右就转为走读生。白晓尘后来也转成走读生,戚小虎也是在他没住宿一个月后才知道,为此还特地问了他原因。体育课老师让不同班级的他们一起跑步时还差点打起来。  过了好久,大概从两人不和开始算起的一个月后,白晓尘找到顾暖风。在礼堂楼顶的天台,他拿了一瓶加热过的奶茶递给顾暖风。两人默默的靠着栏杆不说话,只是看着被雪覆盖的绿川,像被浪花拍打的海面,像匆匆过去的时光洪荒。带着雪花的冷风吹起他们衣角,穿过顾暖风齐眉的刘海。  白晓尘开口说:“我也喜欢戚小虎。”  顾暖风依旧老样子,面无表情加上眼神游离地说:“嗯。”  “不如,我们公平竞争。”  顾暖风惊讶的看着他,然后微笑着,点点头加一个“嗯”。  然后每天早上戚小虎的桌子上都会出现两份早餐和两瓶暖牛奶。他们两个又像以前一样要好,也对同一个女孩子好。热水袋每天都会换好热水,一天到晚不间断。  尽管他们两个人都是走读生,但是依旧在学校饭堂吃完中午饭。而且自从那次知道顾冰是顾暖风的妹妹之后,四个人就常常一起吃饭。顾冰每次都会为他们两个买饮料。吃饭时顾冰和戚小虎看到白晓尘的饭盆里有一只绿色的大青虫,她们刚想告诉他的时候,他刚好吃进去,还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今天的菜还算能吃,就是味道有点怪。”她们两个人顶着巨大的来自内心深处的恶心吃完中午饭,吃完后刚把剩饭倒进回收桶里就忍不住吐了,两人如出一辙的方式。  后来每个大雪纷飞的日子里都会有人为你递上暖宝宝,每个寒风凛冽的冬天里都会有人轻轻地牵着你的手,在每个角落里都会有人永远守护着你。  后来每个烈日炎炎的夏日里还会有人不顾别人目光的为你扇凉,每个冗长的日子里走遍每间书店去买你最爱的那本杂志,每个你无数次心心念念的岁月里还会有人为你买你最喜欢的柠檬和芒果吗?  我害怕的不是岁月匆匆,而是太漫长,漫长的足够我用尽一生的力气去想念你。  ——2009年?百晓尘?《你的悲伤逆流成河》  “戚小虎,为什么这次的贫困生补助没有你的份?奖学金也没有?”顾冰无法理解学校究竟是怎么判断他们的富与贫和好与坏。  “啊?你为什么会这么说?”戚小虎其实比谁都清楚,班里那个天天早餐喝酸奶、家里开车接送和养几十万一条狗的楚明明都拿到了贫困生补助。学校给出的答案是,他有居委会的贫困证明。  “可他家里那么有钱,这世界真不公平。”顾冰只好以抱怨的方式为她打抱不平。  “不,你错了,顾冰。世界上本就没有绝对的公平,有时候公平并不代表公正。就像有一堵很高的墙,若是公平的话,想看墙那边风景的就只有身高优势的人看得到,只有公正才能让所有人都看得见。”戚小虎解释得很细腻,思想仿佛超越了一个世纪那么遥远,得出的道理是顾冰从未想过的。  顾冰,你知道吗?我从未见过我的父亲,他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准确的说,是死了。我听我母亲提起过一次,我的父亲是在挖矿时矿洞倒塌,然后他就永远的离开了我们。那次也是母亲偶尔说出来的,只是我再也不敢问她详细的情况。我的父亲是文盲,只会干苦力,却很心细。他对我母亲很好,每次出门都会为我母亲做好早饭,回来时会带母亲最爱的水国甜点。这也许是我母亲一直都会坚持做甜点给我吃的原因吧。我母亲原本家境不错,可惜后来家道中落,但好歹上过大学,所以能够进入外企。从小我就没感受过父爱,也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听说那感觉好像冬日初升的第一缕阳光,照射在每一寸肌肤上都是温暖如春的。没了父亲后,我母亲变得很好强,从一个弱女子变成女强人,很努力的肩负起只有两个人的家。因为我从小失去了父亲,其他的小孩都当我是怪物,还说很难听的话,我妈为了我迫不得已离开绿川。我父亲没有什么文化,当时母亲怀我时也不知道是男是女,父亲去矿山前对我母亲说,以后孩子出生就叫小虎。  从小时候起我就明白,世界上不公平的事太多太多,哪有那么多时间去抱怨。像我这样的人别说享受公平,能够不再被别人诋毁就是算万幸,所以我要很努力很努力的认真读书,认真学习才能看得到未来。不只是为了我自己,还为了已经渐渐老去的母亲。  顾冰听得已经快要哭出来,只得用手擦拭眼角,舒缓一下。她发现戚小虎很坚强的没有落泪,只是很艰难的抬头望着天空,天空的云变幻莫测的从小狗变成一个圆,然后被风渐渐吹散。  顾冰不知道戚小虎其实不是一个很坚强的女孩子,只是她习惯了那种感觉,有些往事随着时间被慢慢的冲淡,却永远无法被抹去,然后连成一片金黄色的麦田。  天气依旧那么冷,每天晚上戚小虎还是会学习到很晚,就像有些人从表面上看起来好像和你付出的努力一样,可是每每他的成绩都会比你好很多也不是没有原因的。绿川不像铭川分公寓宿舍和普通宿舍,所有的宿舍都是统一公寓型。戚小虎每天晚上都会在自己床下的桌子上开着经过调试的微弱的灯光学习,好在宿舍的女孩子们也很大方,并不觉得这会影响到她们的睡眠。入睡前她每次都会写写理科或者背背公式,没办法,高三要学习和复习的太多了,就算是睡着后她的嘴里还是会一张一合,好像稍微再张开一点就会吐出一大堆的化学方程式。  今天天气还不错,阳光正好,戚小虎和顾暖风的妹妹顾冰骑着自行车再次去书店,上一次和顾冰去书店好像是一个多星期前的事了。没有那本杂志戚小虎觉得心里好像少了点什么,放什么东西也填补不了那段空缺。顾冰则是为了父亲发给她的一条短信:冰儿,有空去绿川的永恒书店帮我买一本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yzc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