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飞鹤传情

初入江湖解身世(2)

飞鹤传情 沐弘晨 1536 2018-01-14 13:32:09
  引子(下)  司仪在唱着喜庆的成亲语。  客人在你推我搡的观礼。  新人在拜天地拜高堂。  “姑姑。”一个小男孩冲了进来,他的怀中还抱着一个婴孩。  宾客的目光一齐投向小男孩。  赵德芳转头认出了小男孩。小男孩是新娘子狄丽娜的哥哥狄祝平的九岁儿子狄青,他怀中抱的一定是他的小妹狄媚。  赵德芳过去接过了狄青怀中的襁褓,打开襁褓一看,这才发现狄青将妹妹头朝下脚朝上的抱着跑了一路。  狄青在大口的喘气。  “姑姑,不好了家里来了贼人,那贼人见人就杀。”狄青道。  众宾客哗然。娇巧的小新娘的肩膀在耸动。  赵德芳不慌不忙的将襁褓交给了一名老太监,然后高声道:“高剑峰!”  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应声而入:“王爷有何吩咐?”  “你马上带人去狄老爷家,务必将狄老爷,狄夫人,狄少爷和狄少奶奶一并接来。  “是!”高剑峰转身而去。  赵德芳陪完了客人回到了新房。  新房中,新娘子狄丽娜和她的侄子狄青相拥在一起哭成了一团。  新娘子见赵德芳进来,连忙推开侄子从床上拿过了盖头盖好头。  “青儿,你去陪妹妹玩好吗?”赵德芳爱怜的蹲下去,拉着狄青的手说。  “妹妹已经睡了。”狄青道,“王爷,你救回爷爷奶奶和爹娘了吗?还有婉儿妹妹。”  “青儿,你以后住在王府再也没有人能够伤害你。”  “我要爹娘!”狄青“哇”的一声又大哭了起来。  赵德芳站了起来。  他的身边出现过的女人有很多。  他的原配夫人王氏,虽和他没有多少感情,但毕竟是十多年的夫妻,他却在盛怒之下丢给了她一把剑,让她自栽。与他是有份无缘。  红线女闻人玉梅肯为了他而远离江湖,并为他生下了长子,成为他今生的至爱,与他却是有缘无份。  今天刚迎进门的小新娘是他最后一任夫人,可却因他而家破人亡。与他有份有缘却只怕是无情!  还有在如意院住着的他那四位如夫人,是他为了子嗣而纳的妾,可是没有为他生下一儿半女,青春却要为他而耗费,夜夜只能守空房。  无论是无缘无份还是无情,你只怕是一个都对不起呀!  赵德芳退出了新房。  “赵德芳,你还认得我吗?”一个跛脚中年人飘然而至,落在了赵德芳的面前。  “李力英!你还有胆来。本王问你,今天下午……”  “你是说狄家的火?不错是我放的。“李力英道,”我二十五岁便冒着被逐出师门的危险投到了你的门下,十年来,我忠心一片任劳任怨的为你看家护院,想不到你……”  “住口,你以下犯上,存心轼主,还口口声声的说什么忠心!”  “赵德芳,你记着,我这条腿之所以跛了是拜你所赐,他日我一定加倍奉还。”李力英消失在了夜幕里。  “不好了,新王妃上吊了!”  新娘子上吊了,这是真的。  嫁给了一个和父亲年龄相差不多的男人,成了两个比自己年龄还大的女孩的继母,这本来就使她今后的日子充满了尴尬,充满了无奈。而今天她出嫁之日竟又是娘家灭门之时。这一切使狄丽娜对今后的生活更加迷茫,更感无助,于是她上吊了。  丫环仆妇们没有让新娘狄丽娜如愿,经过一阵子的忙碌,新娘子安然无恙了。  赵德芳赶到了新房。  开宝皇后一脸怒气的坐在那儿,见赵德芳进来便怒道:“洞房花烛夜,春宵一刻值千金,你不呆在新房去了哪?”  赵德芳垂首站在了一边:“娘亲,丽娜没有事了吧!”  “亏你还记得她是你的新王妃,你是不是还要王府再死一个女主人你才甘心呀!”  新娘子狄丽娜沿着床沿跪下了。  “有什么话起来说。”开宝皇后爱怜的望了一眼狄丽娜,“你是我儿子八抬大娇娶进门的王妃。”  “是,老太君。只是奴婢是不祥之人。”  “谁说的?我怎么一点也没有看出来!”开宝皇后道,“丽娜,不要再去想今天的不愉快了。还有你的侄子侄女先养在王府,等他们长大了再说。你呢。赶快想想怎么管好这个家。我都是快六十的人了,该享几天福了。”  “谢老太君。”狄丽娜盈盈下拜。  开宝皇后站了起来,刚走了几步又转过头来:“听着德芳,今晚你要是再跑了,留心我明天家法伺侯。”  “孩儿再也不敢惹您生气了。”  “嗯。早点休息。”开宝皇后走了,丫环仆妇们也都退下了。  “丽娜,你就是为了你的侄子侄女也该好好的活着呀。”赵德芳道。  “你不喜欢我?”  “怎么会!你是我的新王妃。”赵德芳言不由衷。  他说完就解开了新娘子狄丽娜腋下的第一颗钮扣,然后便坐在了红烛旁呆若神像。  新房内,新娘子已脱去了红衣,除去了头饰,解散了头发。赵德芳依就呆呆的在一边坐着。  “王爷,让丽娜伺侯您就寝。”狄丽娜说着动手为赵德芳宽衣解带。  赵德芳不阻止也不回应。  “赵德芳,恭喜你!”一个人走了进来。  赵德芳的神情一震:“玉梅!”  来人正是赵德芳日思夜想的魂牵梦绕的红线女闻人玉梅。  在闻人玉梅怀中抱的也正是他最爱的长子还不满一岁的闻人祎。  狄丽娜一下子吓的跳进了赵德芳的怀中里。  “新娘子,你不用怕,我来一不伤害你,二不杀赵德芳。我只是来还他一件东西。”  “玉梅。”  “这玉佩还给你。从今而后你我一刀两断,恩断情绝。”  ,闻人玉梅说完抱着爱子头也不回的走了。  “玉梅。”赵德芳追了出来。  整整一晚上,闻人玉梅都是走走停停,若即若离的戏弄着赵赵德芳。  天已恢蒙蒙亮了,赵德芳停止了追踪。  “玉梅,原谅我;孩子,原谅我。原谅我的懦弱,原谅我的无奈。今晚是我的新婚之夜。我得回去陪新娘一起去给母亲敬媳妇茶了。”  望着一步三回头的赵德芳,红线女闻人玉梅流下了两行清泪。  “玉梅,我们也走吧!离开京城这个事非之地,和我一起去鹤鸣庄。那里是一个世外桃园。仙鹤飞舞,祥云朵朵。你很快就会忘了这个伤心之地,忘了这里发生的不愉快。”一个年近半百的男子出现在了闻人玉梅的身边。  闻人玉梅无语的将孩子交给了男子便往前去了。  新郎新娘准时来敬媳妇茶了。  开宝皇后紧锁的眉头松开了。她高高兴兴的接过茶喝了,给新娘子了一个大大的红包。  “丽娜,你去看看你的小侄女,我有几句话要对德芳说。”  “是,老太君。”狄丽娜答应着退下。  “德芳,我以后不想再听见‘闻人玉梅’这四个字,你听见了吗?”  “听……听见了。”  “还有林觉老,他太爱管闲事了,皇上命他在相国寺出家,赐法号佛印,这是圣旨,你去传给他。”  赵德芳接过了圣旨,目光有些呆滞他知道,他从此又欠下了林觉老的债。

沐弘晨

原他作品,期待您的关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yzc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