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推理侦探 我的诡异同桌

第二章 新同桌,林夏安

我的诡异同桌 谦莫归雁 2162 2018-02-13 07:59:03
  正骂的口干舌燥的教导主任看见孟梓楠来了,一改之前的严肃,清了清喉咙,还整理一下他那油光满面的地中海,换上一副猥琐的笑容,抬手跟孟梓楠打招呼,“孟老师早啊!”  早个屁,都不看看现在几点了,人家跟你说早你就说早,只不过孟梓楠连个正眼都不看他。教导主任尴尬地收回手,对此我只想仰天大笑啊,但也只能憋住,不过上扬的嘴角出卖了我此时的心情。  但一想到她是我门班的公害,平时上她的课都没给过她好脸色,一颗放下的心不由得又提起来,万一她在这个时候要来个火上浇油咋办?  我用祈求的目光看向她,不奢望她能给我求个情,只要她不火上浇油就行。  让我意外的是她只是瞥了我一眼,什么都没说,点了点头算是跟黎主任的回礼。然后就走到自己的办公桌旁坐下了,对此我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  黎主任有气儿没处撒就只能撒我身上,见他扯了扯西装领带,一副准备开口大骂的架势。我急中生智,余光瞥见旁边桌子上放有一杯水,这杯子我认得,是黎主任平时喝水用的。  我抢在他发作的前一秒端过水杯,讨好地递给黎主任,“黎主任,口渴了吧,来,喝口水歇歇!”  黎主任阴阳怪气儿的冷哼一声,接过水杯的同时还不忘唠叨几句,“现在的学生啊,哪像我们那个年代,视时间如生命,天不亮就要起床念书……”  我自动开启屏蔽模式,时不时的转头避开他四处飞溅的口水。  “时间真是个可怕的家伙啊!”这是我今天第二次这么说了,是的,从教务处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了,黎主任让我刷新了对他的认知。  低头走在空荡荡的走廊里,走廊里一个人都没有,算算时间现在已经上课了,想起这节课是“催眠大师”的政治课就头疼,我没写完的假期作业里面就有这一科。  我的政治老师是个三四十岁的中年大叔,有着这种年纪该有的“啤酒肚”,喜欢各种笑,为人谦和不拘谨。对同学们也好,讲话幽默风趣,上他的课很容易被催眠,所以同学们就给他取了个外号叫:“催眠大师”。  “催眠大师”虽然看着和善,但有时也对我们非常严格,尤其是对待不写作业的学生,只要发现了,管你是天王老子还是谁,保准儿收拾得服服帖帖的,想到这儿我又不敢回教室了。  想着我还没有吃早饭,摸了摸裤兜,里面还有我昨天放进去的几十块钱,于是调转方向去了学校的小卖部。  学校的小卖部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里面的商品却应有尽有。说来也巧,这个小卖部就是“催眠大师”和他老婆两个人开的。  我因为是在上课时间来的,所以都没什么人在小卖部,只有几个男生围坐在一个石桌子旁,讨论着我不感兴趣的话题,应该是逃课的学生。  我走进小卖部的时候里面正好有一个女同学在买东西,听见有人进来时转头看了我一眼,我也正好在看她。  看见她的长相时我惊了一下,斜斜的刘海遮住眼睛的一角,白皙的皮肤,一双深邃的黑瞳,虽然她的长相不是特别的出众,但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这不就是早上和我撞倒的女生嘛,原来她也是这所学校的学生。  她只是瞥了我一眼就接过老板娘递来的东西从我身边擦肩而过,只是在经过的时候,不经意间看见她扬起的嘴角,看见她眼角有一颗很小的泪痣,突然想起来我好像在哪儿见过她,还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印象不是很深。  我是在第三节课回到教室的,刚一跨进教室我就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具体是哪里我也不知道。直到我看见小娅的座位上出现一抹黑色的身影才知道,我和她还真有缘,我随手拉住身边的一个同学,抬头一看是婉恋。  沙婉恋,我们班的班长,不仅是成绩好,而且长相清秀,重情重义,可以说是我们班的一枝独秀,如果要我说她有多漂亮的话,我只能这样形容:“尝矜绝代色,复恃倾城姿”。  “班长。”我焦急的开口,急需知道那个女人到底是谁。“干嘛?”我抬起下巴朝小娅座位上的女人指了指,“她。”  班长意会的笑了笑,抬手扶了扶眼睛上的眼镜才开口,“你问她啊!”我点点头示意她继续说。  “她叫林夏安,是我们班的转学生,好像是因为父亲的关系转来这边的……”班长还在继续说,但我在听见林夏安这个名字的时候就已经神游天外了,听不进去了,就连班长什么时候走的我都不知道。  直到小修抓住我的肩膀使劲儿的晃我,我才回过神来,“干嘛?”  小修示意我朝下面看看,我都没注意到已经上课了,同学们纷纷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我看了看我的座位,林夏安正低头看什么类似于杂志的书,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哎!”只能认命的回到座位。  这节课是数学课,“哎,又是一节无聊的课,”我们的数学老师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儿,平时我们在私底下都叫他“小老头儿”,就因为儿孙满堂无事可做就一直霸占着位置不肯退休,只不过这样也有我们乐的。  林夏安无视我的抱怨,就当我是空气一样,一般来说开学这天的课都是讲一些无关紧要的事,刷刷存在感而已,好让我们在上他那门课的时候都认真听,就这样。  全班闹哄哄的,小老头儿也不生气,只是笑眯眯的看着我门,就在这时背后有人戳了戳我,我背靠着后面一张桌子。  “你知道为什么小老头儿总是笑眯眯的看我们嘛?”小修和明月就坐在我们后面,她们好像知道不少。  我摇摇头,“为什么?”小修不说,只是用手指头然后再指小老头儿的脑袋,我诧异,难不成。  小修好像知道我在想什么一样戳了戳我的脑袋,“不是你想的老年痴呆。”哎,她怎么知道我想的是老年痴呆。  “那是什么?”等了好久都没有得到回应,我回头看小修,她又把头埋下去了,不用说也知道她和明月在下面钓凯子。  听着上面小老头儿的滔滔不绝,身边的林夏安也一言不发,我无聊极了,就这样趴着趴着睡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yzc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