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此情莫被浮生误

第二十五章:白为霜酒祭蒹葭魂

此情莫被浮生误 昔浣 2044 2018-02-13 08:00:00
  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而时间大多数人,连自己犯下的错误也不敢面对,甚至逃避,掩饰着。或许他们看不见着人生的惨淡,鲜血的淋漓,他们只活在自己狭小的盒子里。  之前的白为霜也是如此,可听到王心桐一番话后,他才幡然醒悟到愿意去直视着人间的悲痛。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白为霜拿起酒瓶,走到河边,直接面向西南而跪。  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可当一个男子愿意放下他的坚持,他的尊严,这一跪,他成长了。他用瓶中酒,他捻土为香,他对着长眠西南的蒹葭,将酒倒在地上。  白为霜朗声到:“今日,我白为霜贡酒奉香,以达卿在天之灵,从今日起,我将以卿之遗愿,报卿之情深。我将永不负卿之深情,今日所誓,如有违背,则永堕阿鼻!”说完俯身三拜。  看着白为霜面向西南一跪,倒酒捻土的模样,王心桐心中一阵疑惑,可随即释然,看着他朗声高誓,她才看到了白为霜另一面,一个真性情,一个愿意承担的情深义重的白为霜,王心桐一时欣慰,就这么默默看着她,可见她嘴唇微动,似乎说着什么,或许是在对死去的蒹葭道一声祝福吧。  待到白为霜祭拜之后,他起身朝王心桐走来,微笑着说道“走吧,我们回去,下午还有课呐。”  虽然语气和缓,让人如沐春风的语气,可王心桐总觉得这声音里多了些什么,很熟悉的东西,可一时间却想不出到底是什么。于是,只得点了点头,一起往回走去。  河边,一个空酒瓶立在河边,而这个河边,在秋冬时分,满是白色的芦苇。蒹葭本就是初生的芦苇,而这里恰好老去了芦苇,或许再过不久,东风换了北风,这一地还会有更多的蒹葭吧。  而回去的二人正在随意的聊着。  “给我带的米花糖呐?什么时候给我?”王心桐突然想起,直接问到。  “很抱歉,忘带了,因为这段时间太过消沉,练琴也差点没有带回来,我让家人给我寄过来,下周给你补上。”白为霜带有歉意的坦然答到。  “哼!这次放过你,下周记得给我,琴也差点忘了?这次寒假你都没弹过吧?枉我借了你这么久。”  “弹过,弹了整整一天,在她的坟前。”  听着白为霜平静而随意的话,王心桐能猜出他当时的心境,因为她看到琴弦上隐隐有些血迹。  看着王心桐不语,白为霜转移话题问到:“《潇湘水云》难吗?我想学。”  “这个曲子很难了,建议你掌握了所有的基础,再去学这一首。”王心桐直接回答到。  “这样啊,好的。我打算拜老师为师,你觉得能行吗?”  “嗯……啊?”王心桐一时没反应过来,“拜师?应该是可以吧。”王心桐想到当时杨老师发现他领域琴心时,就有意想要收他为弟子了,只是从那之后再也没见到他,一时没有机会说。如今她听到白为霜想要拜师时,才想起之前和老师的谈话。  “那,需要我准备些什么吗?”  “额,我也不清楚,我先问清楚,再给你说。”  “好的,辛苦了。”  “不用道谢。”听着白为霜数次道谢,她感到十分生疏的感觉,她又不是为了这声谢,才帮他的,可又不知道怎么开口,于是只能藏在心里。  回到学校后,二人道别后,一个去了教室上课,一个去了办公室,将琴擦拭干净,然后将五音调正,每次白为霜用过琴后,她都会第一时间把琴音调正。而这一次,她在调完后,开始练琴了,弹得正是刚才提及的《潇湘水云》。  而到了教室的白为霜,不顾老师和同学的诧异,一身酒气,听着乱糟糟的头发,和身后粘上的草叶,灰尘等杂物,就这么回到了位置上,听课。  不久,就到了中途休息时间,他才拿出手机,上了淘宝,准备买些东西。买了米花糖,买了一块定制的牌位,买了香和一个小香炉。刚下单后,程远帆就过来坐到了他旁边。  “你怎么样了?怎么这副模样就来上课。”  “我该来上课,就来了,现在好多了,也看开了很多。谢谢你的关心。”白为霜微笑的答谢到。  虽然看着白为霜正常的模样,可程远帆总觉得他变了,不像以前的白为霜,也不像之前的白为霜,似乎这副模样,让他觉得比之间堕落消沉不堪的白为霜更加让人担心。真怕是他装作一切没事的模样,然后在人一不注意的情况下,就自我了结了。所以一时不放心,就把位置换到了白为霜身边坐下。  白为霜也趁机询问着这节课前面讲了些什么。程远帆也疑惑而认真的解答着他所有的问题。  下课后,导员直接把白为霜叫到了办公室,询问这几天旷课的情况。  白为霜十分认真的回答到:“老师,很抱歉我这几天的旷课行为,因为这个寒假得知了我恋人因病去世的消息,一时不能接受,所以逃避着,没有心思来上课。可今天我终于想通了,人死不能复生,我要带着对她的所有思念,好好的活下去。”  连老师也没想到他会说出这番话来,本来刚听到他因为恋人去世,而消沉的情况,准备开导他一下时,却不料他自己已经想通了。导员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有嘱咐了几句话后,让他离开了。  白为霜回到寝室后,好好洗了个澡,整个人焕然一新后,将宿舍好好整理了一下,恢复了以前的生活。有时旁人甚至白为霜自己也觉得,或许自己只是做了个梦,蒹葭还在重庆等着他回去呐。可每次看到枕边的相册和信,他才明白,这一切都不是梦。  一转眼,三天就这么过去了。他网购的也都到货了。在寝室里拆开后,看着牌位上蒹葭的名字,他将牌位放在书桌上,前面点了三炷香,放在香炉里。就这么静静地看着,思绪万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yzc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