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浴血樱花

part4

浴血樱花 May北筠 4716 2018-02-13 07:25:00
  子午时分将至,地狱之门开启!  淋漓鲜红的血字写在第一个厕所门上;顶部挂着一张白色的宣纸,上书血色书法,正是明朝诗人于谦的诗《石灰吟》。  沈云姬坠楼身亡,林予沂精神失常而撞墙自杀,无人知晓下一个将轮到谁?  杨舒彤询问于寒刚才林氏姐妹可有什么时候是与他分开的?得到的答案却是:他们三人一直在一起!  既是如此,他们所有人都没有作案时间······难道真的是——鬼魅索命?杨舒彤不禁被自己心中突然冒出来的想法吓到了;她一直都是坚定的无神论者,可是现在她觉得自己的认知已是略有动摇。如果世间真的有鬼神,那么为什么十年的时间陈懿嘉那个贱人从未来找过她······  这个社会出来混,做的事情迟早都是要还的!这就是世间的因果报应。  ·  “林辩、林诺,既是同学,又是室友,你们觉得懿嘉是个怎么样的女生?”云海淇重新抛出刚才林夏问起的问题。  林辩不屑的翻翻白眼:“我和她不熟我说过,林诺才是她唯一的朋友。”  林诺不理会林辩的冷嘲热讽,记忆仿佛回到了十多年前,彼时年少青春的她们:“十三年前,我和懿嘉还有林辩都是两江大学法律系A班的大一新生。懿嘉长得就像一朵高冷不容侵犯的高岭之花,也许正因如此所以班里她可以交心的朋友很少;有同学说她做作,故作高冷,想必这也是林辩讨厌她的原因吧?”  “林诺,其实一直都是你们被陈懿嘉的外表欺骗了而已!看她平常清高的模样,你根本不知道她背后有多么浪。她的异性朋友占朋友总量的百分之九十九,刚进入学生会的时候一个文娱部的女生就能勾引了纪检部的学姐和生活部的学长,还让辰非学长为她迷得团团转。”林辩冷哼一声,语带不善的说。  “林律师,做人至少留点口德,至少死后被黑白无常勾了魂魄到阴曹地府阎罗殿上勾划功过,亦不至于被割去舌头下十八层地狱。”文清宣阴森森的声音自林辩身后响起。  阴风哗啦啦吹过,仿佛利物刺穿了玻璃横空飞来······林辩瞳孔骤然放大,她似乎能够听见自己心脏破裂的声音;冰凉的感觉自心脏的位置蔓延至全身,血液从背后被刺穿的地方喷涌而出,洒落满地。林辩缓缓回头向后面窗户玻璃依然破碎的报告厅望去,随即轰然倒地。  “啊——”林夏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到了,捂嘴尖叫。  林诺将妹妹搂入怀中,低声温柔安哄。  杨舒彤不可置信的望向空荡荡的报告厅;刚才一根樱花簪子从报告厅横空飞来,刺穿了窗户上的玻璃窗飞来直直刺入林辩的心脏,一招毙命!  “林诺,你带林夏回团委办公室。左起第二个办公桌抽屉内有镇定药。”云海淇面无表情的和林诺说。  林诺一脸担忧的望着自家妹妹,见她依然惊恐未定的模样,便伸手捂住她的眼睛引着她离开血腥现场。  “······”杨舒彤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隐约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自心中弥漫开。本来那个名叫林夏的女生的表现方式就很不正常;之前她亦亲眼目睹了宋辰非、高照、沈云姬和林予沂的死亡,但是为什么现在再次看见林辩被飞簪刺死时林夏的反应尤为剧烈,就像是——故意装出来的害怕与惊慌,那个十九岁的少女眸中流露出来的明显不是悲伤与痛苦,而是对死亡的麻木。  看着林诺林夏姐妹走了,云海淇终于露出一抹神秘诡异的笑容,他欢快的拍拍手:“游戏开始了!我的朋友,请吧。”  “什么?”杨舒彤满面不解,脸庞浮起一丝惊恐之色。  “杨舒彤、于寒,这是我为你们特别设计的一款真人游戏,希望你们能喜欢。”云海淇语气阴阳怪气。  “你说过只要我配合你们完成计划,那么就会放过我。”于寒惊起,他已经意识到云海淇想要反悔了。  杨舒彤脸色大变,望向于寒:“什么计划?你答应了他们什么?”  云海淇轻笑一声,心情似乎很不错:“从十年前,我就未曾打算放过你们任何一个人。无论是你、杨舒彤、沈云姬还是林予沂和林辩,你们都得死!”  杨舒彤无法置信的盯着云海淇:“是你!是你杀了他们!是你杀了辰非学长!云海淇你这个恶魔!”  “恶魔吗?也许吧!但是这都是你们逼得起。”云海淇如秃鹰般尖锐的眼神扫过杨舒彤和于寒,冷漠而犀利,“我留着两江大学整整十年,就是在等待着你们回来的一天。”  云海淇从未向文清宣解释过,当年他留着学生会的第二个原因。  一切都是为了复仇!  ·  十三年前,陈懿嘉刚刚加入学生会时,还是一个小巧玲珑的小女生。  爱情,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只因在人群中匆匆看了她一眼,从此云海淇深深的将那个女生印在心底。  那时候,云海淇尝试着去接近陈懿嘉,去追求她,向她表白自己心中的爱恋。亦是那个时候他知道了陈懿嘉的爱情故事;她加入学生会是为了一位学长——比他们高一届的辰非学长;宋辰非是陈懿嘉的同乡,高中时期曾追求过她两年,现在他们已经是秘密的男女朋友关系。然则因为辰非学长的迷妹fans团和懿嘉的爱慕者团队太疯狂,也因为学生会内部的一些因素,故而除了他们的好友并无其他人知晓他们之间的关系。  表白失败后,一切依然如故。云海淇决心当一个默默守护的爱慕者,那时候他甚至以为自己一辈子都仅是一个守护者。  后来到了一年一届的团委学生会换届的学生代表会议,懿嘉被选为学生会主席,他成为秘书部部长,而辰非学长换届之后被作为学院交换生去法国学习半年。这半年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云海淇不知道,只知道半年后宋辰非回来后就高调宣布和现任团委副书记、艺术学院的女生杨舒彤在一起了;至于他和陈懿嘉什么时候分手了、因何而分手,云海淇一切不知。  历时历届,团委、学生会都是矛盾重重的一个学校学生组织机构团体。  然而,那一天积累许久的内部矛盾终于如火山爆发般发生了,没有任何征兆的他们如往常那般被一则通知召去团委办公室开会。但是等待他们的不是团委老师,而是上一届的学长学姐。  战争爆发了,他们不顾形象地互怼互骂,懿嘉遭到了主席团的围攻。  因为团委老师不愿意理会他们那些破事,于是将上一届的学生会干部找回来主持大局。  彼氏以高照学长为首的团委会一群学长学姐责怪主席团无能,要求陈懿嘉为这件事负全责。陈懿嘉觉得学长们处理有失公允,无意中却得悉了一个秘密——上一届团委会和学生会的谋划。高照等人并不愿意放下在学生会的权力,于是他们挑唆杨舒彤与主席团的三位副主席联合,控制了学生会的几个部门试图引起学生会内战,学生会的几个部长本就是面和心不和的状况;他们的目的很成功的达到了。  陈懿嘉气愤于他们的阴谋却无能为力,遂向团委老师递交了申退书申请离开学生会。  但碍于多方面原因,团委老师始终不允,并多次与陈懿嘉谈话劝说她留下来,并且告诉她若她此时离开那么这件事就很有可能成为她人生中的一个污点。最终陈懿嘉不得不继续留下来。  然则不久学生会即传出了舆论点,他们说陈懿嘉真是一个做作的女人!她明显是料想到团委老师不会允许她离开学生会,所以她才向团委老师递交申退书;以她的性格怎么可能愿意放弃现在的位置。  团委老师害怕再起纠纷,于是安排学生会干部开展一场校外小聚,想要以此沟通消除鸿沟增进同学感情  但是在聚会后陈懿嘉杯高照指示杨舒彤设计与于寒发生了关系,并被他们拍下**发到学校网上;结果可想而知,瞬间校网空前热闹,热心网友们各种神评,吃瓜群众们坐在电脑屏幕前嗑着瓜子等待着看学生会的热闹。终于事情惊动了学校领导,校方动用资料压下此事并暗中调查,结果却是“原ID号为新号,信息来源于一台仅使用过一次即废弃了的新手机”;由于效果影响恶劣,团委学生会联众召开内部会议,决定罢免陈懿嘉学生会主席的职务,决议投票通过。  然则当时作为陈懿嘉后援的体育部一片不满之声,于是在文清宣的挑唆下体育部全体干部集体退出,引起校园轰动。  而共在医学院的沈云姬和林予沂更加恶毒。她们将陈懿嘉的处子之血提炼出来,封入于寒新设计出来的作品——“樱花之吻”钻链中,然后送给陈懿嘉。  当天晚上,陈懿嘉在综合楼报告厅自杀身亡。  她自杀时所用的那根樱花发簪,正是曾经宋辰非送给她的礼物。  校方为了学校的声誉,谎称陈懿嘉是因为学习压力与面临择业的社会因素所迫,才选择自杀,而将所有可能与此案相关的学生全部淡化。毕竟这样的自杀原因在学生,特别是大三大四的学生当中很普遍,仿佛一切亦因此有了了结。  云海淇留在两江大学,用了十年的时间一点点将昔日真相调查清楚,真相令他不寒而栗。  他恨学生会的冷漠与勾心斗角,他也恨宋辰非当年丝毫不顾昔日情谊坐山观虎斗欲收渔人之利······  于是云海淇设了一个局。  这些年宋辰非并不好过,于是云海淇利用宋辰非的愧疚之心,引诱他以死赎罪。然后云海淇冒着最大的风险找到了于寒;他在赌,事实证明他赌对了!  云海淇冒充高照写了一张纸条引杨舒彤到综合楼报告厅;而宋辰非亦冒充杨舒彤约高照到此,并趁高照不备之际用樱花发簪将他刺死,然后再走到前面用樱花发簪刺入自己的心脏自杀。那张留影照片里面的陈懿嘉是云海淇用PS软件P上去然后洗出来的;当时在团委办公室里面的林夏控制着综合楼的广播系统,文清宣找到十年前陈懿嘉参加校园十佳歌手决赛唱《Dream if possible》的资料录音重新导入播放。然后走适当的时间林夏切断了综合楼的总电闸造成断电的假象,再开了信号干扰器切断他们与外面的联系。  之后林夏将林诺和于寒找去团委办公室,就是因为杨舒彤认为于寒和她是同一根绳子上的蚂蚱相信他,所以林夏正需要一个人可以为她们姐妹坐不在场的假证明。  在团委办公室里林夏戴上准备好的假发、面罩和衣裙,本来她准备吓的人是林予沂,但是刚巧沈云姬竟与林予沂在一起,于是林夏先对付沈云姬,再吓唬林予沂。结果在她们两个进入卫生间的那一刻,第一眼就看见了站在第一个厕所里面目渗人的“陈懿嘉”和厕所门上的血字;林予沂当场被吓得肝胆俱破,林夏慢慢朝沈云姬走去时沈云姬吓得一遍求饶一边朝栏上爬去。林夏听见楼梯传来了脚步声于是马上闪得无影无踪,她毕竟是田径校队比赛女子组冠军,能力还是不错的。  沈云姬被吓得跳楼了,林予沂精神失常撞死了!  ·  真人近身搏斗,云海淇何文清宣一起对付于寒时,杨舒彤逃跑了。  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让于寒和杨舒彤或者逃出去。云海淇再次拿起樱花发簪刺死了于寒;从一开始他甚至打算放过林辩,但是于寒必须得死!可是林辩说了懿嘉的坏话,污蔑她的清白;于是云海淇触动了原本打算用来对付沈云姬的机关射杀了林辩。  杀死了于寒,云海淇撇下文清宣独自跑去追逐杨舒彤。  综合楼通往外面的唯一通道已经被锁死了,杨舒彤即使是傻的也不可能向大门的方向逃去。云海淇一路沿着刚才脚步声消失的地方追去,看到了报告厅内的杨舒彤试图踩着桌子攀上高窗逃出综合楼;但是无奈她的身高距离高窗上还有一截,根本没有办法够着窗台位置上的栏木。听见有人的脚步声靠近,杨舒彤慌不择路地从桌子上跳下来蜷缩起身体躲在一行行的桌子底下,瑟瑟发抖小心翼翼的呼吸着。  遥遥望向天边,月正当空,距离天明还有很长的时间。  “杨舒彤,还记得吗?十年前学生会的那场内部决会就是在这里召开的,至今我还忘不掉你们说过的每一句话呢。”云海淇的声音带着沙哑,仿佛被年轮的碾台磨练过。  但是他笑了,就像一个追赶猎物的草原猎人:“你看,宋辰非和高照都在看着你呢!”  鬼使神差般,杨舒彤探出脑袋朝外面高照的尸体望去;他躺在血泊中,鲜血已经枯凝。  “放心,我会让你很快的死去。”云海淇突然安静下来,他望向杨舒彤的目光温和而悲悯。  杨舒彤跌跌撞撞的从报告厅的后门逃出去,向大门的方向跑去。她拼命的摇晃着大门,甚至试图用自己的身体将大门的玻璃撞碎:“救命啊!开开门!快来开开门!救命!”  它已经精神崩溃了!被死亡的恐惧所笼罩时,她已经疯了!  云海淇逼近杨舒彤,他将樱花发簪刺入了杨舒彤的心脏。她痛得挣扎起来,在云海淇将簪子拔出来时鲜血喷涌而出;杨舒彤葱玻璃门上滑下来,留下一道刺眼的血痕,她死了。  云海淇轻轻拭去上面的鲜血,然后将樱花发簪刺入自己的心脏。  ·  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其实你还可以编着理由为自己澄清······  因为我有罪······  ·  ——And we'll dream it possible  ——Possible possible  ——We'll dream it possible  恍恍惚惚听见清悦的歌声响起,云海淇努力睁开眼睛,仿佛看见那个少女朝他走来。  双十年华,岁月如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yzc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