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花枝欲动春风寒

第51章 交锋

花枝欲动春风寒 文小琼 4420 2018-05-16 18:00:00
  下飞机后,我和王鑫一起到出口取行李,在等待的过程中,我才想起要把手机打开,然后看到几个未接电话,都是格蕾丝打过来的。  我立即回拨过去:“喂,是我。对,刚下飞机。你一大早打电话给我,是有什么急事吗?”  “是,我确实有急事找你!爱丽丝,你先不要回你的公寓,直接来一趟公司吧,我发个视频链接给你,你一会儿在路上看看吧!”  王鑫替我取了行李,我微笑着向他点了点头,然后接过行李,继续通话:“什么视频啊?”  “刘宇轩的采访视频。他在一档财经节目中,阐述了陆氏集团烂尾工程之困以及解决措施,昨晚22点,一经播出,引起了很大的反响。你先看一下吧!”  我挂掉电话,然后打开视频,看完几秒钟的片头,就看到主持人和刘宇轩面对面坐着,主持人讲了一大串开场白,又介绍了一下刘宇轩,接着画面一切,图文并茂地回顾了陆氏集团进军中国之后的发展历程。  王鑫突然凑过来问道:“爱丽丝小姐,你怎么了?是不是公司那边出什么事了?”  “没事,格蕾丝刚刚给我发了一个视频,你也一起看看吧。”  我们在一旁站定,盯着小小的屏幕,认真地看了起来。视频里的两个人聊得很开心,从项目无法完工以致烂尾的原因,到盘活烂尾项目只需走“盘、收、卖、拆”四步棋,还举了不少例子:某某某以102.54亿元的价格,收购了一个烂尾项目;某某某以41.33亿元对价,买下了一个已经停工3年的烂尾项目;某某某甚至就是靠盘活烂尾工程起家的……他们既做了白衣骑士,又顺带把钱给赚了,这事想想都令人激动。  突然,主持人话锋一转,直接问道:“刘总对此有什么见解呢?”  刘宇轩果然身经百战,猛然一个帅气转身,便定定地看着镜头。此时此刻,我也定定地看着屏幕里的他,仿佛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对视似的。  不对,这不是对视,而是交锋!我想,我们之间的战争正式打响了!  这时,他开口说道:“西方有句谚语,叫做‘一个人的砒霜,是另一个人的蜜糖。’这些烂尾工程无疑就是这样的东西,无论是对砸在手里的陆氏集团,还是对项目所在地的城市来说,都是一块伤疤,也就是所谓的‘砒霜’。可是,由于这些烂尾项目所在地方的地,要么已经很难拿,要么即使拿到价格也很高。因此,对于有能耐的开发商来说,盘下烂尾项目并使之复活,就成了一笔不错的生意,也就是所谓的‘蜜糖’!”  主持人问道:“那么,对于你而言,这些烂尾项目,是砒霜?还是蜜糖?还有,刘氏集团会出手接盘这些烂尾项目吗?”  刘宇轩笑了笑:“这个,很难讲。敢拿烂尾项目的开发商,肯定是有几把刷子的,当然,烂尾工程是一块肥肉,但不是谁都能吃,否则很容易导致高血压或是血栓等各种心管疾病。所以,真要玩起来的话,还需要做好项目的市场研究、尽职调查等工作,特别是要量力而行,以免再次烂尾!”  “刘总说话真风趣!最后,我可以问您一个题外话吗?”  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大大方方地说道:“当然,随便问!”  “陆氏集团的代理董事长是您的前妻,如果她求您帮忙,您会不会看在以前的情分上,对她施以援手呢?”  “她是一个很倔强的女人,我想,不到万不得已的那一刻,她是不会向我求助的。”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主持人也愣了一秒钟,但她很快就恢复了正常,面带笑容,专业地说道:“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感谢刘总接受我们的访问……”  我关掉视频,从机场到公司,一路上都没有说话,陷入了深深的沉思。很明显,刘宇轩在向我施压,而他的目的好像也达到了。  仿佛就在一夜之间,我和阿轩的恩怨情仇就成为了商界与娱乐界的重磅新闻,在S市乃至全国引起轰动!  “豪门恩怨多!刘陆两大集团孰胜孰败?”  “曾经是恩爱夫妻,如今各自为家族而战!”  “豪门商战虐恋,现实远远比电视剧更精彩!”  ……  各大媒体纷纷报道,财经栏目自然要对两大集团竞争进行各种预测,娱乐八卦类的报纸杂志电视台则将火力集中在我和阿轩的感情上。  我坐在车里,看着外面的记者架起长枪短炮,心里有些发怵。我不怕记者,也不怕镜头,就怕他们开口问问题,尤其是问感情上的问题。当初在一起,不是因为爱;如今分开了,也不是因为不爱。总之,感情上的问题,谁也说不清楚。  格蕾丝拍了拍我的手背,示意我不要紧张。  我回应了一个让她放心的微笑:“我没事,如果连这种小小的阵仗都应付不了,我以后还怎么跟刘宇轩交手呢?”  “爱丽丝,你是代理董事长,按理说,我无权干涉你的决定,但我还是想要嘱咐几句,这次会谈的主要目的,是达成战略联合、各取所需,所以,你一定要沉住气,对于陆氏集团而言,这上百亿的资产出售给刘氏集团,正是陆氏集团实现轻资产战略转型的重要一步。在售出资产的同时,陆氏商业保留了运营权,同时获得了每年每个项目上千万的运营管理费,在近期无疑是直接有利于陆氏商业的回A之旅。”  不久前,我还扬言,不管遇到多大的困难,我都不会向刘宇轩求助,没想到,现实这么快就“啪啪”打脸了,而且还给了我一记响亮的耳光!  我点了点头,心情有些沉重:“反正,和陆氏集团合作,对刘氏集团没有坏处,一方面为刘氏集团全球布局的产业链提供了持续全面战略合作的机会,另一方面给了刘氏集团未来探索更多可能性的新筹码,也让刘氏集团获得了更加均衡的发展和新的增长点。”  其实,刘氏集团和陆氏集团的战略目标是一致的,简单来说,我要让陆氏集团“轻”起来,而刘宇轩要一桩合适的生意,为五年到十年的后刘氏集团时代做准备。  听我这么一说,格蕾丝显然有点不放心了,不由得唠叨起来:“爱丽丝,你心里有怨恨,这对你在谈判过程中的影响很不好!你知道吗?在商务谈判过程中,需要谈判者保持镇定,冷静分析,从容应对……”  “好了,好了,我明白了。你放心吧,我不会意气用事的!不管刘宇轩怎么刁难我,我都会恳求他收购这些烂尾项目的!”  我整理了一下衣服,戴上黑色墨镜,缓缓下车。  “是爱丽丝!”  不知道谁喊了一句,记者们纷纷围了过来,一个个把话筒伸到我面前,而我差点就被他们误伤了,也是很无语啊!  随行的保镖们立即护驾,将我围在中间。我穿了一套白色的西装,涂了一款鲜艳的口红,还故意摆出严肃的表情,将自己塑造成“霸道女总裁”的模样。当然,从众人的表情中可以看出,我根本就不需要塑造,完全就是本色出场!  “哇噻,爱丽丝也太帅了吧!妥妥的霸道女总裁啊!”  “好了,别花痴了!抓紧时间采访吧!错过了就没机会了!”  闪光灯不停地闪着,即使戴着墨镜,我也觉得刺眼。而众人争着抢着问问题,也让我不胜其烦。  “爱丽丝小姐,请问你现在的心情怎么样?”  “在这场集团商战中,你觉得陆氏集团胜算如何?”  “爱丽丝小姐,请问你和你丈夫刘宇轩现在的关系怎么样?”  “爱丽丝小姐……”  “……”  唉!这些所谓的记者,就不能考虑一下当事人的感受吗?我心里不满着,抱怨着,然后一言不发地走上台阶,众人被我的保镖齐齐挡在后面。  “叭——”  汽车喇叭响起,我回头,只见一辆白色轿车开了过来,后座的车窗缓缓摇下。刘宇轩坐在车里,斜睨着我,眼神如同黑夜般,看不清任何情绪。  众人回头看到刘宇轩,立即转身将镜头对准他。刘氏集团的安保人员急忙赶过来护驾,刘宇轩的司机下车,替他打开车门,他走出来,自带“霸道总裁”的光芒。  “哇!大长腿!好帅啊——”众女记者惊呼。  烈日下,他的眸光不带半点起伏,泠漠而坚硬的五官精致得如同雕塑,骨子里透出的寒劲让人忍不住退避三尺。  他身穿黑色西装,由上至下衬托出挺拔的身形,里面搭配白色的衬衣,简洁中又略带一丝华美,还有几分说不出的性感。  自从医院一别,我和他已经有十多天没有见面了,没想到,再次见面,却是站在对立的位置上,为各自的公司而战。  他微微一笑,走到我面前。  我的心情很复杂,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  “嗨。”他低哑地打了声招呼,眼底是幽深的恨意和捉弄。  “嗨。”我只是轻轻地动了动嘴巴,努力保持平静的心态。  之后,我们谁也没有说话,一起走进大厦。  众人好像有点失望,嚷嚷道:“什么情况啊?他们到底是敌是友啊?我们等了这么久,都白等了吗?”  在刘氏集团19层会议室里,我们面对面坐着,中间隔着长长的方桌,他在这一头,我在那一头,仿佛就是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沉默,气氛有点尴尬。  他用手指有节奏地敲着桌面,一下、两下、三下……敲得我心烦意乱。  “刘宇轩,我看了你的节目,纠结了几天,还是决定过来找你。”我一边说着,一边拿出资料,“我想跟你谈谈,关于盘活陆氏这些烂尾项目的问题……”  “你晚上有空吗?”他停止敲打桌面,莫名其妙地问了一句。  我看着他,不知道他在故弄什么玄虚,但是此时此刻又不能乱发脾气,便皮笑肉不笑地问道:“什么?”  他站起来,理了理袖口,淡漠地说道:“我们晚上再谈!”  我握紧拳头,极力克制自己,问道:“什么意思?麻烦你说清楚一点!”  “我一会儿还有事,我让COCO把晚上见面的时间和地点发给你,不见不散!”  What?我在脑袋里打了个大大的问号:我气势汹汹地跑过来,还没说几句话呢,就被他轻轻松松地打发了,这算什么事啊?  等他走出会议室之后,我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这个家伙,在搞什么鬼啊?是怕了我了?还是故意耍我啊?说什么晚上见面,还说什么不见不散,谁要跟你晚上见面啊?谁要跟你不见不散啊?  我在会议室里呆了十几分钟,依旧没有等到任何人进来。这时,一种深深的挫败感油然而生,我对他为什么总是狠不下心来呢?  当我补了妆,戴上黑色的墨镜,缓缓走出刘氏集团大厦时,依旧掩饰不住内心的疲惫。有那么几秒钟,我呆立在原地,迈不动脚步。  这时,一个保镖想上前扶我,但我轻轻摆了摆手,拒绝了。  “咔擦——”  “咔擦——”  众人纷纷拍照,而我挡住脸,不想再让他们看到我的狼狈了。  晚上,我按照约定的时间,来到约定的地点——某夜总会。然后在领班的带领下,来到其中一个豪华包间,刘宇轩和几个性感的美女正在喝酒、唱歌。见到我时,他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示意我坐过去。  他把我约到这个地方来,还叫了这么多莺莺燕燕,到底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忍了忍,走向他,在他身边坐下。  突然,他搂住我的肩膀,将我往他怀里按,要是在以前,以我的暴脾气,我早就把他的手给废了!我一忍再忍,他终于开口了,却不是对我说的。  “燕燕,给我的前妻——爱丽丝小姐,倒一杯酒!”  那个叫做“燕燕”的女孩立即倒了一杯酒,然后递给我。我接过来,看了看酒,又看了看他,而他双眼迷离,抬了抬下巴,饶有趣味地想要看我的笑话。  喝就喝!我敢来,就敢喝!而且,越是紧要时刻,越要以大局为重,个人的面子一点都不重要了!我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笑着向他展示杯底。  “莺莺,替爱丽丝小姐点一首歌!”  那个叫做“莺莺”的女孩甜甜地笑道:“点什么歌呢?”  “我还想她,林俊杰的歌!”他的目光从始至终锁定我,“你,唱给我听!”  有那么一刹,我觉得内心烦躁得透不过气来,恨不得拂袖而去。但是,我清清楚楚地了解,这是他开出的条件,我别无选择。  人生有什么事是一定要坚持的呢?既然他想听我唱歌,那我就唱给他听!  我调整好情绪,做了一个深呼吸,然后起身,强颜欢笑道:“我不会唱那首歌,不如唱一首我会的吧!”  于是,我自己点了一首歌——梁咏琪的《告诉他我不爱他》:  ……  明知失去了  再找不回来  还要用微笑去面对吗  告诉他  我不爱他  告诉他我不爱他  也不想他  就说我有情人  刚堕入情网  早已忘记了以前的美好时光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yzc88